大使探訪

魏綺珊

國際培幼會「愛·女孩」大使魏綺珊(Jo)於2016年8月首度隨培幼會前往柬埔寨,走過崎嶇不平的山路,來到東北部偏遠地區的村落探訪受童婚影響的女童。

莎樂: 犧牲自己 成全哥哥讀書

魏綺珊探訪了17歲的莎樂,她居住在柬埔寨東北部一個偏遠的村落,於16歲時輟學結婚,在本應上學讀書的年紀卻早早承擔起照顧家庭的重擔。

雖然莎樂渴望上學,但是因為貧窮,她只能選擇犧牲自己。在她生活的村落,男人結婚後會搬到女方家生活。莎樂流淚地說:「丈夫可以幫忙耕田賺錢,這樣哥哥才能繼續上學,接受教育。」

莎樂為成全哥哥讀書而犧牲自己,魏綺珊覺得她很偉大,亦為此感動落淚:「上學讀書對於貧窮的女孩而言並非必然的事。雖然她們很珍惜上學機會,明白只有讀書才能改變命運,卻因為貧窮而被逼早早嫁出,不得不犧牲自己以換取讓家人過更好的生活;相對生活在香港的我們,實在比她們幸福太多。」

莎樂無奈選擇結婚,Jo亦忍不住傷心落淚。 

雖然生活艱難,但莎樂希望可以幫助鄰居,她於星期一至五會攜同女兒到培幼會支援的幼稚園內擔任義務老師,教授孩子學習當地語言。莎樂說:「如果可以選擇,我並不想那麼早結婚。我希望我的女兒將來不會早婚,並能夠上學,成為一名醫生,幫助社區。」

莎樂現於培幼會支援的幼稚園內擔任義務老師。

 

素茵: 過早結婚  不幸流產

魏綺珊又到了柬埔寨與越南邊境地區,探訪童婚女童素茵。素茵 今年已經18歲,但是,她卻只曾上過兩年學。

Jo來到柬埔寨邊境地區,探訪早婚女童素茵。 

素茵上學路程十分遙遠,要翻越崎嶇泥濘的山路。她們一家的生活亦十分清貧,家徒四壁、負債纍纍,有時一家亦不夠食物果腹。16歲時,素茵不得不輟學結婚,與丈夫一起耕田,幫補家用。

素茵曾以為結婚會帶來希望,但生活卻變得愈發艱難。她每日早上七時便要起床煮飯、打水、耕田及做家務,十分艱苦。即使在懷孕時,也沒有絲毫清閒。終於,素茵在懷孕六個月時,因為不懂護理及過度勞累,不幸流產。

素茵悔不當初,她說:「我曾希望成為一名護士……現在,我希望妹妹能夠上學讀書,不會早婚。」

素茵與丈夫生活艱辛,對未來感到十分迷茫。

魏綺珊認為每個小孩都應該有上學讀書的權利,因此對女孩因為早婚而導致失學感到痛心:「看見小孩子上學讀書,充滿童真和笑容的情境令我最為感動;然而,很多女孩卻因為貧窮而被逼早婚,失去上學機會,甚至十多歲便已成為媽媽,我認為十分可惜。」

*鳴謝義務攝影師曾永楷。

 

唐寧

國際培幼會大使唐寧於2015年5月隨培幼會到印尼較偏遠地區探訪受童婚影響的女孩,並探訪了國際培幼會印尼「愛.女孩」行動大使Nurul Indriyani。 

Nurul Indriyani: 立志反童婚

19歲的Nurul曾是國際培幼會的助養兒童。村裡風俗認為女童未能在15歲前出嫁就是生活悲慘的老處女,但Nurul堅持反對童婚,動力源自母親及外祖母的童婚經歷:母親夢想成為助產護士,卻於15歲結婚並輟學,夢想破滅;外祖母則於12歲結婚,未能完成小學課程。Nurul表明︰「我決心消除村裡的風俗迷思。」 

國際培幼會大使唐寧到印尼探訪Nurul。 

2012年,Nurul到美國紐約出席聯合國「國際女童日」慶祝活動講述童婚問題,並與因爭取女性教育而聞名的馬拉拉.優素福扎伊見面。Nurul亦積極於其村落組織兒童小組,推廣消除童婚的訊息。

 Nurul學業成績亦非常優異,初中畢業時考獲全級第一名,獲得獎學金升讀高中, 2015年5月高中畢業並獲最佳學生獎,及後考進大學,繼續學業。

 Musri Munawaroh:親歷童婚禍害 

來自印尼中爪哇縣的Musri是家中獨女,14歲時,父母害怕她被村民歧視或遇上厄運, 便強迫她退學結婚。婚後,Musri拒絕與丈夫說話、交往或同住,依然住在父母家中,不與父母說話,終日以淚洗面。她形容當時的心情︰「我非常沮喪,失去了自由,朋友繼續上學但我只能留在家中。」 

幸好,四個月後,Musri的父母終於同意她離婚。雖然村裡習俗為結過婚的女孩不能繼續上學,但在校長的幫助下,她亦得以重返校園。Musri的志願是成為優秀教師,分享知識,使村落更加繁榮。  

Musri十分開心可以重返校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