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禮陋習 女性最痛

(只提供中文版本)

小時候,您可能聽過長輩談及纏足裹腳這種殘害身體的行為。隨着人權意識抬頭,這種行為已遭摒棄,然而,在一些國家,類似的愚昧陋習卻仍然盛行,無數女性深受其害。對生活在香港的我們來說,「女性割禮」(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 FGM)是非常遙遠的事,這種切膚之痛,我們無從想象甚至無法理解。每年2月6日是聯合國訂立的「殘割女性生殖器零容忍日」,希望大家關注這一問題,讓這把揮向女性的刀徹底停下!

根據世界衞生組織定義,「女性割禮」或「殘割女性生殖器」包括「所有涉及非醫學原因,將女性外生殖器部分或全部切除,或對女性生殖器造成其他傷害的程序」。

目前,全球至少有約2億名女童和婦女曾遭割禮,14歲以下的女童共有4,400萬,若當前趨勢持續,到2030年,全球將新增1,500萬名15至19歲的女童遭受割禮。女性割禮在非洲西部、東部和東北部地區、中東及亞洲的一些國家尤為普遍,也發生在移居新加坡、美國、英國等國家的女孩身上。

全球至少有2億名女孩和婦女曾遭受割禮,結束這種不人道行為刻不容緩。

2億女性曾遭割禮

割禮多在嬰兒期至15歲進行,大多沒有任何麻醉措施,所用刀具亦沒有經過消毒。稍加想像,便覺得畫面無比殘忍血腥,讓人汗毛豎立。究竟為何會如此狠心,向柔弱的女孩下此毒手?

原來,在割禮盛行的地區,人們往往認為女孩只有接受割禮後才變得「潔淨」、「美麗」,是為成人及婚姻作準備的必要手段;或認為割禮能夠降低女性性慾,從而減少不正當的性行為,保證婚前貞潔;或錯誤地認為這種行為有宗教支持;甚至許多女性亦相信這是她們應該及必須經歷的過程。

割禮往往在沒有任何麻醉措施下進行,刀具亦沒有經過消毒。

相伴一生的夢魘

在畿內亞比紹,45%的 15-49歲的女性曾遭受割禮,在某些地區,比例甚至高達95%。愛莎今年13歲,在8歲時遭受割禮。她清楚地記得那噩夢般的過程:「我被帶到樹叢中,被蒙上雙眼。有幾個人叫我躺下並按住四肢……很痛,痛不欲生……之後一段日子我甚至無法正常走路。」

女性割禮有百害而無一利,對女童身心造成極大傷害。劇痛、感染、失血、休克甚至死亡都是割禮帶來的普遍問題,並會引發長期的併發症,危及健康;這些女童所誕嬰兒的死亡率及流產率更高;此外,在與伴侶發生性行為時,傷口更會一次次地撕裂愈合……猶如酷刑。 

伊娜在塞拉利昂居住,16歲時被迫結婚,婚前,她經歷了割禮。「我第一次生產時,助產士不得不將愈合的傷口切開……我很痛,傷口很久才再愈合。第二次生產時,我的傷口又一次被切開……割禮沒有任何好處,只有無盡的疼痛。」她邊說邊流淚。

結束割禮刻不容緩

女性割禮是對女性人權的嚴重侵犯,是一種極端形式的歧視,反映了根深蒂固的性別不平等問題。結束這不人道行為刻不容緩,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有關促進性別平等的目標5亦包括結束女性割禮這具體目標。國際培幼會正加倍努力,幫助更多女孩脫離苦海。

培幼會於2012年起在畿內亞比紹推行反女性割禮工作。三歲的娜蓮(中)是村落中第一代無需遭受割禮的女童之一。

我們與父母、社區領袖、政府、兒童和青少年合作,例如在馬里,培訓了近萬人——包括近900名社區領袖——認識割禮禍害,當地已有69個村落終止了割禮;在埃塞俄比亞,成立「反割禮女孩小組」,教育女孩相關權利並勇於發聲;在畿內亞比紹,正確保將割禮列為刑事犯罪的法律有效執行;推動男孩參與宣傳工作,亦向割禮師灌輸割禮禍害的知識。

培幼會在埃塞俄比亞成立「反割禮女孩小組」,教育女孩相關權利。

「我們家族的女性都從事這一行業,這曾經是一種榮譽。」65歲的阿波說。過去20年,她為無數女童施行割禮,現時卻在社區積極呼籲停止這種行為。「我很後悔過去的所作所為,真希望我能早點了解割禮禍害……現在,我百分之百反對割禮。」

65歲的阿波在過去20年間為無數女童施行割禮,現時卻在社區積極呼籲停止這種行為。

*原文刊登於2017年1月26日出版的《都市日報》。詳情:http://bit.ly/2jUZB3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