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麗欣有「女」初長成 闊別六載感動重逢

六年,說不上是一段長時間,但對13歲、來自越南貧瘠山區的伊露(Y Loan)來說,這已是她目前一半的人生。而在這一半的人生,有一個遠在他方的人,一直默默守護著她,像燭光般點亮其崎嶇不平的成長路,而這個人,正是她的助養「媽媽」-鄧麗欣(Stephy)。 Stephy 2013年隨國際培幼會到越南探訪,眼見當時7歲的伊露僅能以蟲充飢,Stephy即時決定成為她的助養「媽媽」,讓伊露的生命得以改寫,她亦從此與這個小妮子結下不解緣。適逢今年為培幼會重返香港十周年,伊露獲安排來港參與十周年聚會,亦讓這對「母女」在闊別六年後再次重聚,重溫昔日溫馨片段。 親眼見證當年個子瘦小的伊露健康快樂成長,讓Stephy這個助養「媽媽」十分感動。 難忘挖蟲經歷 成就助養決定 當年的探訪經歷,Stephy至今依然歷歷在目。當時伊露的媽媽與姐姐因水災離世,爸爸再婚離開家庭,她與公公婆婆相依為命,僅能以蟲充飢。Stephy當時更跟隨伊露與婆婆到田裡徒手挖蟲,「平時看到蟲會逃之夭夭,覺得很噁心,但對她來說卻是營養豐富、珍而重之的糧食」,這個衝擊促使Stephy反思可以為伊露做些什麼,讓她的生命出現轉機,她因而決定助養伊露,正式開展一段奇妙的助養旅程。 當時年僅7歲的伊露只能挖掘泥土中的蟲子充飢,讓Stephy心酸不已。 感同身受 盼給予「囡囡」安全感 Stephy一直深信是她與伊露的緣份,造就了這段可貴的「母女情」,「當年看到伊露,就覺得與她很有緣,我覺得這種直覺真的沒有錯,我們的緣份更深到可以再次見面,甚至變得更親近」。這種直覺,亦源於她對伊露的經歷感同身受,「我在單親家庭長大,小時候亦曾經歷困境,媽媽要獨力支撐家庭,我很明白小朋友是很需要一個快樂的成長環境,以及父母的關愛」。 經歷六個年頭,Stephy一直信守當年的助養承諾,在伊露的成長路上守護著她。 「對我而言,助養不單止是透過捐助令孩子接受教育,改善生活,最重要的是給予她安全感,讓她知道即使我們未必有機會見面,而且距離很遠,都一直有一個人支持她,關愛她,這種陪伴對孩子的成長更為重要」,而這個陪伴承諾,Stephy亦一直信守至今。 意想不到的香港半天遊 「我真的沒有想過六年後會再見到伊露,真的沒有想過,而看到她的笑容和眼神都沒怎麼變,還是當年的伊露,感覺真奇妙」,而闊別六年後的重逢約會,正正在Stephy最愛的港式茶樓開始,當年伊露帶她去田裡「覓食」,今天則是Stephy為她介紹自己從小吃到大的港式點心,一起品嚐她的兒時滋味。 共享兒時滋味的同時,Stephy更慶幸今次可以讓伊露看看連綿山脈以外的世界,「Y Loan住在山區,她的世界很小,其活動範圍只是她身處的社區,甚至是她住的小房子,今次她有機會來香港,亦是我成長的地方,對她來說應該會是一個美好難忘的回憶」。一盡地主之誼,帶伊露遊香港,更讓Stephy重拾舊日回憶,「看似是我帶她去玩,但去遊樂場、坐叮叮,其實已是我很久沒有接觸的東西,因為伊露,我才可以重溫這份童年回憶」。 Stephy帶伊露到港式茶樓一嚐「飲茶」滋味。 Stephy笑言已很久沒有坐過電車,是伊露讓她回味這份兒時回憶。 Stephy與伊露互相分享各自的舊照片,Stephy向伊露介紹自己的家人朋友及其演藝工作,更開玩笑問伊露有沒有興趣加入其歌迷會。 見證女兒由「細粒」變「大隻」 與助養「囡囡」同遊香港,Stephy固然興奮不已,但令她更感動的,是親眼見證伊露健康成長,「六年前她很瘦小,可能因為缺乏營養,我當時抱她的時候真的覺得她個子很小,但這次看到她,明顯『大隻』許多,健康許多,而且我知道她現在於寄宿學校讀書,看到她有這樣的轉變真的讓我很感動,亦慶幸當初做了這個助養決定」,在Stephy的支持下,伊露不但可以接受教育,亦獲種子及農耕技術培訓,生計得以改善,培幼會亦可以在其社區加建學校、供水及衛生設備等,從多方面改善社區環境,惠及更多孩子。 培幼會於伊露身處的社區加建學校,讓更多孩子可以接受教育。 在公公婆婆、Stephy及培幼會的支持下,伊露努力開創未來。 旅程結束,伊露更向Stephy表示,她會努力讀書,待她成功以後再來香港探望Stephy,讓她十分感動,「希望她長大後再來香港,到時我們就是結伴去shopping了」,Stephy興奮道。  ...
Read More

小智慧大改變 以WhatsApp捍衛女童權益

科技發達的世代,香港人總是機不離手,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的「低頭族」不是在玩遊戲,就是忙於以WhatsApp等通訊軟件和朋友聯繫。軟件我們可能用得多了,但又有沒有想過可以運用它為社會帶來改變﹖ 塞拉利昂,一個西非小國,因電影《血鑽》而聞名,電影中講到男主角試圖以一顆稀有的鑽石賺取利潤,用以逃離非洲;現實中,部分塞拉利昂人多年來以開採鑽石換來革命軍費和軍火、發動戰爭,不論是電影或是現實中的塞拉利昂,平民同樣生活艱難。這小國雖是前英國殖民地,亦有豐富礦產,但經過了11年的內戰和伊波拉大爆發,社會資源緊張、民不聊生。 環環相扣,命運使然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塞拉利昂的童婚同年幼女孩懷孕率高企,同時導致不少女孩失學。當地就曾設法例,規定懷有身孕的女孩不得回到學校上課,後來這無情法例才被廢除,但失學情況仍然嚴重,因為根本的誘因沒有解決。 在社會上,塞拉利昂女孩的身份低微,她們的身體更被視為賺錢工具。不單是父母以強逼女兒結婚來換取些微收入,更有很多女孩自願以性來換取金錢,支撐家庭。錯誤的價值觀充斥社會,有些女孩認定與較富裕的男性發生關係,是脫貧的好方法。她們一旦因此而懷孕,大多都會離開學校,專注照顧兒女,從而失去在課室吸收智識改變命運、真真正正脫離貧窮的機會,而這亦形成了惡性循環。 現年24歲的莎拉(Sarah),已是一子之母,她在15那年意外懷孕,因父母早已離異並另組家庭,年少的莎拉求助無門。幸好,孩子的生父願意負上責任,照顧莎拉和兒子,她才不至陷入絕境。 好景不常,正當她們以為一家三口子可以好好過日子,莎拉的丈夫於2014年突然染上了伊波拉,不久去世。疫情兇險,為免染上疫症,防疫人員不容許她和丈夫道別,後來更需要投靠叔叔家生活。每當莎拉憶起那段日子,痛苦的感覺也隨之而來。 莎拉除了養育自己的兒子,同時成為了社區中很多女孩的導師,在不同議題上發聲,捍衛女童權益。 堅決不被命運打倒的女孩 自強不息,或許就是莎拉的寫照,伊波拉絲毫沒有推倒她的生命力。她不單計劃報讀農業課程,期望日後有自己的農田、開設店舖,更運用了小智慧,昐改寫其他少女的命運。 她在為自己的事業奮鬥時,心裡仍記掛着社區中很多可能重蹈她覆轍的女孩。為了打擊失學、童婚等問題,莎拉運用了她手中的一個小工具——她的電話。她在WhatsApp成立了群組,連繫社區中的每個女孩,每當發生性暴力、童婚或意外懷孕事件,女孩就會以WhatsApp通報,讓社區中的問題得以曝光,不止流於社區領導人的層面。一直到現在,她設立的網絡都在快速增長,讓很多以為自己沒有能力為女孩問題作貢獻的人都可參與,同心為改正社會不良風氣和錯誤價值觀而努力。 與此同時,國際培幼會和當地組織的合作成立了「捍衛女孩陣線」,莎拉和其他女孩可以在那裡參加課程,學習在社區中獲得更大的影響力,以及掌握與村代表、學校校長和父母周旋的技巧。現在,莎拉已成功得到了村代表的認同,在不同的會議中,站在女孩的一方,攜手為社區中的女孩提供意見、創造機會。 國際培幼會為女孩提供校服和課堂用品,以減省她們讀書的開支,讓更多女孩得到上學機會,用知識裝備自己,攜手為爭取女童權益而努力。 「要長遠解決問題,就必須令更多女孩可以上學。」莎拉期望更多人能加入推動平等、尊重的大軍,在各自的崗位上想辦法多踏前一步。她積極樂觀,冀盼一個不再有貧窮、暴力、不再有年輕女孩意外懷孕和失學的將來。 每個人都有能力出一分力令世界變得更美好,莎拉做到了,你願意踏出你的一步嗎﹖ 除了組織和社區領導者,我們相信每一個人都可以為社區做得更多,每一分努力都會帶來改變。 *本文已刊登於2019年7月31日出版的《都市日報》內,詳情:https://www.metrodaily.hk/metro_news/新聞專題-小智慧大改變-用whatsapp捍女童權益/

「培幼十年‧恩情延綿」國際培幼會十周年聚會

前受助人籲香港人支持助養兒童工作 十周年聚會完滿結束,獲商界代表及前受助人支持,呼籲社會更投入相關工作。 國際培幼會「培幼十年.恩情延綿」十周年聚會於上週六圓滿舉行,一同慶祝國際培幼會回歸香港十年。國際培幼會董事局主席韋安祖先生、董事局成員陳達文博士、司徒廣釗先生、前任董事局成員馬露明小姐、總幹事蕭美娟博士、企業伙伴、義工及一眾前受助人等出席活動,亦有遠道從越南來港的受助兒童及前線員工,與會眾分享越南女童面對的困難及「助養兒童計劃」如何幫助兒童改善生活。 (左起)總幹事蕭美娟博士、司徒廣釗先生、董事局主席韋安祖先生、董事局成員陳達文博士與前任董事局成員馬露明小姐在台上合照,同賀國際培幼會十周年。 是次活動以「培幼十年‧恩情延綿」為主題,但培幼會在港歷史實質遠超十年。國際培幼會曾於1959至1973年間在港開設辦事處,幫助近12,000名本地清貧兒童,透過外國助養者的支持,減輕兒童與其家人的生活負擔,並提供各類諮詢,助他們脫離困境。 董事局主席韋安祖先生表示培幼會回歸香港初期面對甚多挑戰,幸得各界鼎力支持,不單渡過難關,更持續進步,全都有賴每一位在過去十年來的支持和提供寶貴意見。 國際培幼會董事會主席韋安祖先生寄語各位不要滿足於現狀,要繼續為兒童權益奮鬥。 今次聚會出席者包括自發出版、廣邀「培幼之友」撰寫書籍《千里恩情》,紀錄一段段動人助養故事的前受助人吳偉明先生,更請來了培幼會前員工細說當年的工作。 在五、六十年代曾在培幼會擔任翻譯的曾幹林先生,憶起帶那時年僅11歲的前受助人張慕霞(Mo姐)上美軍戰艦探訪助養她的海軍官兵的情境。在聚會中與助養5名小孩以回饋社會的Mo姐重逢,曾先生表示很欣慰。Mo姐也分享了她受助成長,成為白衣天使的心路歷程,見證國際培幼會多年來在香港工作的成果。 培幼會前翻譯同工曾幹林帶年幼的張慕霞(Mo姐)上美軍戰艦探訪助養者的畫面,對他們二人來說同樣深刻難忘。 曾幹林先生已八十多歲,再次與張慕霞肩並肩,與舊照形成強烈對比。 除了助養計劃,培幼會近年亦積極發展本地兒童保護項目。國際培幼會(香港)總幹事蕭美娟博士在活動上分享培幼會的本地工作,包括推動各界簽署《守護兒童約章》、籌備設立《兒童守護網》等。她指出雖然香港兒童和青少年生活條件比很多發展中國家富足,但香港依然存在不少兒童安全隱憂,亦欠缺讓青少年發展所長與抒發所想的空間,冀望大眾可聆聽兒童聲音。 總幹事蕭美娟博士對香港兒童生活質素表示關注,盼透過青年會議、種子項目、探訪等讓本地青年體驗更多,並可以為自己和同伴發聲。 十年以來,國際培幼會幸得大眾踴躍支持,得以落實各項守護兒童的計劃。大會特此頒發「十年之最」獎項,表揚當中最早開始資助、年紀最輕、最年長和與助養小孩通訊最頻繁的助養者。 「十年之最」最年長助養者已年屆92歲,最年輕的不足一歲,證明任何人不分年紀都可成為守護兒童路上的同行者。 走過半世紀,培幼會一直在保護和支援兒童的路上努力不懈,總幹事蕭美娟博士表示期望大家在更多個十年與培幼會並肩同行,同心為兒童權益努力。

榮譽大使鄧麗欣與助養小孩感動重逢 謝寧愛心爆棚助養100位兒童

國際培幼會「培幼十年‧恩情延綿」,十周年聚會於7月27日舉行,是次活動特意安排榮譽大使鄧麗欣(Stephy)的助養兒童來港出席。Stephy和「女兒」Y Loan相隔六年再次見面,驚嘆「女兒」長大得很快,雖然二人多年來只是以書信來往,但未見生外,場面溫馨。 在培幼會十周年聚會中,Stephy和Y Loan與會眾分享助養情,感動眾人。 Stephy於2013年隨國際培幼會同赴越南山區,獲安排到7歲女童Y Loan的家進行探訪。當時,Y Loan家中食物短缺,需要和婆婆到山上捉蟲充飢,令 Stephy心酸不已、立即決定成為她的助養者。獲得助養後,Y Loan一家生活已大大改善。 Stephy於2013年國際培幼會,到訪越南偏遠地區,遇上她的「女兒」Y Loan。 「媽媽」Stephy盡顯母愛,預備了一份小禮物送予Y Loan,作為是次香港之行的紀念品,但她絲毫沒有預料到「女兒」也默默地為她準備了一份禮物,以感謝Stephy為她做的一切,滿載溫情。 Stephy和Y Loan交換禮物,互表心意。 另一位榮譽大使謝寧在會上分享助養經歷,原來謝寧(Charlene)愛心滿滿、助養了100位小朋友,遍佈世界各地。當中最令Charlene印象深刻的是居於陝西、患有眼疾的榮榮。Charlene 2010年曾探訪榮榮,去年亦再次探訪她,看到她透過培幼會幫助下,雙眼已痊癒,亦可以繼續學業,Charlene感到很欣慰。 在100位助養兒女之中,謝寧最記掛患上眼疾的小女孩榮榮。 .謝寧8年後再與榮榮見面,發現榮榮仍保留多年前她送的指甲鉗,令她驚訝不已。 Charlene表示她非常重視孩子的教育,希望每個小朋友都有讀書機會,為他們人生帶來正面影響,同時呼籲大家參與「助養兒童計劃」,「幫得一個得一個」,成就孩子的美好將來。 謝寧呼籲香港人支持「助養兒童計劃」,盡能力讓小朋友得到讀書機會。

第一屆「童心追夢」繪畫比賽

夢,不應只是想。《兒童權利公約》提及兒童應享有的各種權利,包括教育、健康、生存、遊戲,讓孩子可以勇敢追夢。對發展中國家的孩子而言,這些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種種權利,卻是遙不可及的奢侈品,這些孩子的夢想,或在朝不保夕的日子中,漸成泡影,但我們依然深信,所有孩子都值得擁有一個親手織夢的機會。 活動內容 國際培幼會將舉辦以「夢想」為題的繪畫比賽,鼓勵參加者畫下自己的「夢想」,為童年留下寶貴回憶之餘,更有機會與發展中國家小朋友以畫筆交流「夢想」,互相勉勵。得獎作品亦會於10月舉行的「愛‧女孩」鉛筆捐贈活動中,與發展中國家小朋友的作品一同於商場展出,讓公眾更了解孩童的世界。 為讓小朋友更認識發展中國家的孩子所面對的威脅,本會亦鼓勵學校同期播放由本會提供的短片及在展板張貼相關教材。隨函附上有關宣傳海報,誠邀 貴校學生踴躍參加。 參加對象 全港幼稚園及小學學生 比賽組別 以學校所屬的地區作賽,分「港島區」、「九龍區」及「新界及離島區」。每區設有以下3個組別: 1. 親子組 (幼稚園學生及家長) 2. 初小組:小一至小三 3. 高小組:小四至小六 參賽要求 所有作品必須詮釋及表達主題「夢想」; 平面創作,尺寸不可超過 A4 (210 x 297mm) ; 可用水彩、蠟筆、彩色筆、鉛筆等進行創作,不接受任何立體創作或使用電腦合成;...
Read More

逃離家園,遠離戰火,我就可以重獲新生嗎?

在黎巴嫩的敘利亞女孩   上月,一對由墨西哥試圖偷渡到美國的父女被發現伏屍於河邊,令人聯想起2015年敘利亞男童屍體被沖上沙灘的一幕,事件在短時間內就引起了國際社會對赴美難民的關注;但當國際社會都定睛於美洲時,在世界的另一方,正有一個群體的需要被忽視了。 黎巴嫩―與敘利亞接壤的中東小國,本來就不是資源充裕的國家,原先人口也只有約410萬,卻是現在全球難民人口百份比最高的地方。在2011年敘利亞爆發內戰以來,根據統計及聯合國難民署的註冊數字,有約150萬敘利亞難民、3.5萬來自敘利亞的巴勒斯坦難民、3.5萬回流的黎巴嫩人以及為數不少來自伊拉克等地區的難民湧到黎巴嫩,加上由1949年便長居於當地的28萬巴勒斯坦難民,導致在黎巴嫩這個人口並不多的地方,平均每六人便有一名是難民,這個重擔讓社會不勝負荷。 告別戰火 卻不見曙光 縱使這些難民忍痛逃離被戰火摧毀的家園,生活的挑戰並沒有因此而結束。黎巴嫩政府不單收容了這班來自敘利亞的難民,更讓他們在黎巴嫩人的社區居住,享用他們的設施,好讓他們可以融入新生活,這個出於好意的安排卻衍生出不少問題。 對於難民而言,日子本來就過得不容易。迎接他們的是來自新家、新社區和社會的暴力、失學、童婚、歧視等衝擊。他們在社區中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視,由嘲諷他們為甚麼不回到自己國家、到批評他們搶走了屬於黎巴嫩人民的資源、學校不接收難民子女,以至因身份被認定為敘利亞人而得不到醫院治療繼而喪失生命等;當中,難民女孩的遭遇更是令人痛心。 沒有得到呵護的女孩 「女性」的身份或許被認定為「備受保護的一群」;但對屬於難民群體的她們,卻是另一重難以跨越的障礙。 國際培幼會早前以「在危難中的女孩」為主題,在黎巴嫩展開了針對女孩權益的研究。調查訪問共400位女孩,年齡由10歲至19歲不等,了解她們在住屋、教育、工作、活動自由、健康、安全等範圍的處境和看法,用以找出適切方法提供援助。 研究顯示,有近九成女生需要背上家庭雜務的重擔,部分女孩會到外面的餐廳和住宅當清潔工,甚至在街頭行乞,以賺取收入支撐家庭。她們的工作環境不如我們想像的安全,反之,是充滿了童工、剝削和欺壓情況。有57%的受訪者感到自己的工作環境不安全,會受到同事、上司和客人的性騷擾,亦因為難民女孩的身份而比其他員工獲得較低收入。 不用外出工作的女孩也不見得日子好過點。基於安全理由,58%的女生被禁止獨自外出,「在街上會有男人追着我們,對我們吹口哨和唱歌。」14歲敘利亞女孩說。社區中有不少酗酒、販毒和濫藥的人,性騷擾、強姦案時有發生,女孩終日活在惶恐中。 「我們是被牢牢困在家」,一個17歲女生說。相比起她們的兄弟,她們的活動範圍大受限制,長時間被要求留在家中,不能結交朋友,不能在外面遊走玩耍,也未能得到上學機會,失去了孩童應有的基本權利。 以教育作武器 改寫命運 知識可以改變命運,提高女孩保護自己及在社區和國際社會發聲的能力,亦可以增加她們脫離這個環境的機會。黎巴嫩政府同時在學校課程中加入社區融合的元素,藉此加強難民同學的歸屬感。儘管如此,卻只有六成年輕女性指她們可以恆常到學校上課。調查結果顯示,學位供應緊張是最大原因,其次為學費高昂、家人反對以及童婚問題。 一名居住在難民營的17歲女孩說:「每當學校知道我們是敘利亞人時,就會跟我們說學額滿了!」即使成功入學,亦要面對來自男同學的羞辱,來回學校途中的騷擾,每天都需要小心翼翼,使她們感到不安。 「教育是我們的武器。」一名女孩說。 即使眼前困難重重,難民女孩仍努力不懈。她們享受難得可以離開住處的自由,也喜歡和朋友師長相處,更重要的是,她們深信可以藉着教育改變自己和家人的命運、改變社區、改變世界。在戰火中、在槍林彈雨中,女孩選擇教育作為她們最強大的裝備。 有見及此,國際培幼會致力保護難民女孩的權益,確保她們有接受教育的機會,保障她們免受滋擾,同時在當地設立培訓中心,透過舉辦活動和提供教育等,裝備她們。中心課程不單可以提升女孩的社交、認知、算術和語文能力,為她們重投教育作準備;也讓她們認識童工和童婚問題,從而對兒童權利及身體自主權有更深認識。國際培幼會亦與當地伙伴合作,為3至5歲的幼兒提供學前發展服務,並向家長教授育兒技巧,替孩子的成長鋪路。此外,國際培幼會亦在其他國家致力提升女性地位和為女孩充權,包括定期舉辦講座、論壇和探訪等,以幫助她們戰勝生活中的困難,得到應有的快樂童年,並能勇於為自己的群體發聲。 *本文已刊登於2019年7月5日出版的《都市日報》內,詳情:https://www.metrodaily.hk/metro_news/新聞專題-告別戰火-曙光未現/

感激契媽愛屋及烏 兄弟難忘千里恩情

無論是幫誰也好,幫多少也好,都是一份珍貴的情意,盛載額外的恩典。儘管過了半個世紀,每每提起弟弟少時獲遠方有心人助養的軼事,我都只有無限的感激,皆因這份飄洋過海的心意,為我和弟弟的童年歲月添上一點點溫暖。

「保險孖寶」不忘昔日助養情 今攜手雪中送炭

人與人之間的緣份總是千絲萬縷,我們偶爾會在不同朋友圈巧遇一些共同朋友,驚嘆一句「世界真細小」,原來有些奇妙的連繫,早已結下。投身保險業超過20載的江偉璋(Stanley),兒時曾透過國際培幼會獲有心人助養,八年前以前受助人身份,積極為培幼會策劃籌款活動,才發現在事業上並肩而行多年的同事丁福偉(David),原來同是當年獲有心人助養的窮苦孩子。昔日兩名窮小子,咬緊牙關熬過艱苦童年,也走過各行各業,還是選擇一份可以說是在別人徬徨時給予援手的工作,皆因雪中獲炭的溫暖,早已烙印在兩人的心坎上。 David(左)與Stanley(右)共事多年,近年才發現半世紀前兩人都是被助養的貧苦孩子。 童年苦不堪言 拚命求存 說起童年,David印象最深刻的,是媽媽一口氣扛起一頭家的身影。爸爸早逝,照顧四兄弟姊妹的重擔一直落在媽媽身上,早上她是賣糉子腸粉的小販,下午是「掃街」的政府清潔工,晚上就變身成縫紉女工,媽媽咬緊牙關養活一家。幸好David很懂事,自七歲起就幫忙做家務,年紀小小就在炭火爐旁為一家準備伙食。後來媽媽透過培幼會為最小的弟弟申請助養,但因為弟弟成績欠佳,申請三年都未能成功,當時有讀寫障礙的David靠勤力補救,最終成功申請助養,為本來月入只得百多元的媽媽,帶來每月45元的資助,一家六口的生活困境得以舒緩。 當年David透過培幼會獲得助養,培幼會定期為他拍照,向助養者匯報孩子狀況。 那邊廂,Stanley的爸爸本是內地富甲一方的地主,因政局動盪,媽媽無奈帶著他來到香港投靠在學校當管理員的叔父,後來更獲得助養,生活得以改善,「當時到培幼會辦事處見姑娘,會獲發一些物資如毛衣等,第二天回到學校,看到有些學生與我穿上一樣的毛衣,就知道那些同學都是被助養」,Stanley回憶道。 媽媽來港後任職「馬姐」(家庭傭工),Stanley則與叔父一同生活。 難忘社工姑娘苦口婆心  或許每個前受助人的助養回憶中,都有一位專屬的培幼會社工,每月見面時都苦口婆心,監督學業進度之餘,也督促孩子寫信給「契爺」「契媽」(即助養人),David記憶中的陳姑娘是很溫柔,而Stanley記得是梅姑娘負責他的個案,「兒時無心裝載,覺得每個月都要上去見姑娘很煩厭,那時梅姑娘常常叮囑我要勤力讀書,現在回想起來才懂珍惜,真想好好多謝她曾經這麼用心教導我」。   喜獲哈佛法律系學生助養 遞上可樂表謝意 David的「契爺」是一個美國人,被助養五年間亦曾換過其他「契爺」;而Stanley的「契爺」則是一群來自美國哈佛大學法律系的學生,他偶爾會收到他們用打字機打出來的信件,並將部分保留至今。 哈佛法律系學生用打字機寫給Stanley的信,他從60年代一直保存至今,十分珍貴。 「那時年紀小,我隠約記得曾經有個外國人來探望過我,我最記得是那時我和叔父知道有人來看我,我就拿著幾毛錢,去買一支可樂回來招呼人家」,很多細節或許在年月當中慢慢淡去,但有些畫面依然刻劃人心,成為珍貴的回憶。 與培幼會重逢 積極回饋 培幼會於2009年重返香港,Stanley亦在翌年與培幼會重逢。擁有多年營銷經驗的他,首先冒出來的念頭就是先籌款,以幫助培幼會籌集善款,開展各項兒童工作,他積極聯同其他前受助人策劃籌款活動-「培幼頒揚愛慈善金曲夜」,更發動公司其他同事出力幫忙,而這次活動正正喚醒與他在同一區域一直並肩而行的David,埋藏心裡多年的一份助養回憶。 Stanley與一眾前受助人於2011年籌辦「培幼頌揚愛慈善金曲夜」,為培幼會籌得港幣八萬元。 「如果當年沒有培幼會,我走的路就會截然不同,或許就會如哥哥一樣沒有書讀,但我當年起碼讀到中三,有張『沙紙』就是不一樣」,David對兒時受過的恩惠時刻感恩,也多虧Stanley穿針引線,讓David重返培幼會這個大家庭,延續當年情。 Stanley(左三)與David(後排)於保險公司同一區域工作,奇妙的緣份原來早已結下。 絕望之時 予人希望 Stanley與David在保險業耕耘多年,除了帶來穩定收入,更重要的是,這份工作讓他們在別人遭遇不幸,感到無助時,為別人帶來希望,「多年來經我理賠的個案不少,最記得十多年前有位五十多歲的媽媽幫兒子買了一份人壽保險,後來兒子因意外身亡,頓失支柱,當我幫她完成理賠手續給她送上支票時,她抱著我痛哭,說如果沒有這筆錢她就活不下去」,Stanley道,「保險業是一個很特別的行業,無論經濟好與壞,社會環境如何變化,都能發揮著它的功能效應,也絕對屬於『助人助己』的行業」。 兒時受助經歷亦讓David明白到有能力就需要多幫助別人,多年來他一直為醫院擔任探病義工,長期關懷患重病的病人,見盡生老病死的同時,亦讓無數原本不相識的病人得到安慰。Stanley與David現時更透過培幼會分別助養內地和越南的貧苦孩子,盼望扶持更多像他們兒時一樣的孩子走出困境,邁向璀璨未來。 *本文已刊登於2019年7月5日出版的《信報》內,詳情: https://www1.hkej.com/dailynews/culture/article/2182965/保險業手足+同屬受助人  
1 2 3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