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歲斜槓青年助養10個孩子:望為貧苦兒童做多一點 打破跨代貧窮

很多人認為,「慷慨解囊」是那些衣食無虞、生活富裕,或者有一定人生閱歷的人才能實踐的美德。不過,今年26歲、僅投身社會數年的「斜槓青年」陳宇東(Woody),雖然未有豐厚財富,但他依然在國際培幼會助養了10個發展中國家兒童,更定下目標,希望兩年內在香港開設一間青少年兒童及家庭中心,幫助基層家庭及兒童。他以行動證明,慷慨是一種選擇,只要心靈富足,我們每一個人也能成為慷慨助人的付出者。

受經歷與家人影響 自小冀為兒童創造未來

Woody分享當初助養兒童的原因:「我相信兒童及青少年時期是最影響一生的重要階段,能力範圍內希望為他們做多一點。」
他這股幫助兒童的熱忱,原來自初中時已萌芽。中二那年,Woody開始在教會、社區中心等機構擔任兒童興趣班導師,多年來接觸過不少基層家庭,看到他們遭遇家暴、吸毒、酗酒、單親等各種問題,令Woody有感貧窮對一個兒童,以至一個家庭的負面影響極為深遠,於是他立志要為貧困家庭及兒童出一分力。
Woody慶幸自己成長於一個完整家庭,而且家人一直以身作則捐款予慈善機構,令Woody自小耳濡目染,學懂施比受更有福的道理:「既然自己有多,就給其他人。自己的滿足是個人的,但幫助他人就可有更多人獲得滿足。」

見證兒童生命成長 倍感興奮

於是,Woody自投身社會工作的第一年,便開始在國際培幼會助養一名來自尼日爾的女孩。後來他從「打工仔」轉職為斜棟青年,收入增加後,又多助養了九名兒童,成為10位發展中國家兒童的助養者。

透過培幼會的通訊,Woody得知各個助養兒童的年齡、家庭狀況、生活環境等資訊,亦與助養兒童有書信來往,他表示每次收到小朋友的信件都感到很開心:「有小朋友告訢我她喜歡畫畫,然後我回信鼓勵她畫一幅給我; 亦有年幼小朋友由嫲嫲代筆寫信,問我年紀有多大。最記得是第一個助養的尼日爾女孩,開始助養時她仍是手抱嬰兒,現在已準備上學了。」Woody一方面為能夠見證孩子的成長而鼓舞,另一方面亦感受到,自己確實有為貧困兒童的生活帶來改變。

疫情收入降 無阻助養決心

其實,Woody成為十個助養兒童的「養父」後不久,新冠肺炎疫情便在全球爆發,Woody的收入一落千丈,更一度連生計也成問題,有一個月不得不停止繳付助養兒童的費用。問到Woody躊躇之際曾否想過停止助養?他堅定地說:「從沒想過停止助養,生意上有資金周轉,可以賺回來,但數百元對他們(助養兒童)來說已經很重要,可以達成很多事。」

欣賞培幼會發展社區 打破跨代貧窮

Woody的目標是在兩年內開設一間青少年兒童及家庭中心,結合信仰、科技、藝術、治療與理財等多個元素,希望增加貧困孩子向上流動的機會,打破跨代貧窮的循環。他欣賞培幼會的工作與其願景異曲同工,同樣以長遠幫助貧困兒童為目標:「培幼會不是直接把金錢交給有需要家庭,也不只是幫他們解決生存需要,而是發展整個社區。」

培幼會的社區發展計劃除了會為兒童提供教育,亦會教他們耕種、紡織等各種能夠自給自足、謀以為生的技能,幫助孩子、其家庭及社區,長遠改善他們的整體生活質素,讓他們得以脫貧自立。

Woody認為,助養兒童不單是幫助一個人, 而是幫助一整個社區,以生命影響生命:「我希望不只幫助他們解決生存需求,而是想他們可以掌控自己的人生,從而改變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