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證」兒童故事

偉文的故事 ─ 街童的辛酸

「我終於重返校園,朝著日後成為教師的目標進發。我定會努力學習,以早日完成夢想。」

出生證明雖然只是一張紙,有些人更可能未必認為那是如此重要,甚至根本沒有想到這個問題。但如果你問我出生證明到底有多重要,我必定會回答:「當我擁有出世紙,才有接受教育的機會。」

我的父母並不清楚出生證明的重要,所以他們並沒有為我辦理出生登記。我卻因而經常遭到欺負,其他孩童更稱我做非法居民甚至孽種。就連我的老師也用我的年齡來開玩笑,實在令我非常痛苦。

兩年前,12歲的我被迫輟學,只因父母再無能力供養我上學。我只好與母親一起在雅加達街頭售賣食品維生。有時我亦會在街頭賣唱,乞求路人施捨。我經常在街上看見其他小童穿上校服,我真的十分希望可以與他們一樣上學讀書。雖然我的志願是成為一位教師,但我的家人實在需要我去幹活謀生。

我們這些街童在街上工作時,每當發現有警察查問出生證明時,便會十分驚慌。如果我們不能夠證明身份年齡時,便有可能會被警察拘捕。

有一次,我與朋友在街上閒逛時,看到一班小孩在一個細小的房間裡讀書寫字,而我的人生亦從那一刻開始改變。那間房內的老師告訴我們,他正幫助無法正常上學的小朋友學習,而我亦成為了國際培幼會於印尼的合作夥伴Yayasan Rumah Kita小組裡的一分子。

當那裡的職員告訴我可以有機會再次上學時,實在感到異常興奮。不過,我並沒有出生登記,根本無法證明年紀及申請入學。那時我想,莫非我終生也要流落街頭?

幸好Yaysan Ruman Kita向我的母親講解可以如何為我申領出生證明文件。我十分高興終於可以升讀小學六年級,並向朋友說出我的名字和生日日期,亦即將參加國家考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