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證」兒童故事

桑托斯的故事 ─ 兒童移居者面對的身份確認難題

「我真的十分幸運,能夠取得臨時出生證明,否則根本不能繼續學業以及參加考試。我希望日後能夠在尼泊爾合法居留,並成為教師。」
沒有出生證明 升學無望

擁有印度血統的桑托斯,是數以百計成長於接壤尼泊爾與印度邊境地區少年的典型例子。國際培幼會與尼泊爾當地夥伴合作,主要為相關邊界地區的青少年提供服務,以確保他們擁有身份及國籍的權利,從而獲取公民資格,享有相應權利及社會服務。

個性文靜又帶點害羞的桑托斯,觀察力敏銳,對身邊的事物總是充滿好奇。他平日最喜歡旅遊及閱讀各種書籍,「我喜歡外遊,更喜歡攀越山嶺享受平和的環境。雖然我現在沒有充裕財政,但我希望有一日能夠攀登額菲爾士峰。」

桑托斯自幼雙親離世,曾與家人居於印度,但由於在當地沒有親屬,故他之後被帶到尼泊爾東部,與姐夫一家生活,好讓他繼續與家屬一起生活並上學。「當我升讀至第八級時,老師說我一定要提交出生證明,否則不能參加學校考試。我立即將此事告訴了我的姊姊。」

 
身份確認難題

在桑托斯的姐夫及熟悉桑托斯的社區人員協助下,桑托斯通過當地村鎮發展委員會(Village Development Committee, VDC)取得出生證明文件,但由於他未能證明他的父母是土生土長的尼泊爾人,故此未能取得永久居民出生證明。為了讓桑托斯能夠參加考試,VDC為他提供了臨時出生證明,讓他可以繼續上學。

在桑托斯的個案中,由於他的父母均為印度公民,故根據尼泊爾法例,他不可取得尼泊爾公民資格。而在當地政府眼中,他應為印度公民。

按照尼泊爾法例,桑托斯可於當地居留8至10年並提供充分證明,以申請成為當地公民。桑托斯的叔叔表示,由於桑托斯自小於尼泊爾長大,故此他希望於當地成長及升學。雖然他持有的出生證明可讓他返回印度,但這並不是他的心願。如果他日後能夠在尼泊爾取得公民身份,我們相信他將會有更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