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禁忌致性別不平等 天價衛生巾斷送尼泊爾女孩無價將來

繼蘇格蘭之後,法國、紐西蘭等地相繼宣佈會為女孩提供免費衛生巾,以解決當地「月經貧窮」問題。遠在山區的尼泊爾女孩卻沒那麼幸運,她們一生仍受各樣月經問題困擾。

國際培幼會(香港)總幹事蕭美娟博士(Kanie)早前與兩名尼泊爾女孩及當地的前線同事對談,探討當地的月經問題並了解培幼會的工作成果。女孩的遭遇可歸咎於兩個問題:「月經羞辱」及禁忌,以及「月經貧窮」。

因疫情關係,今年Kanie未能一如以往親身前往發展中國家探訪,但她經常透過與當地同事進行視像會議,了解各地的最新情況。

月經羞辱及禁忌

在尼泊爾,月經被視為「不潔」,來經的女孩會被禁止接觸家中男性成員或被視為聖潔的廚房、廟宇、水源、學校及參與社交活動,甚至連米飯、肉類和牛奶等營養豐富的食物都不能食用。她們在來經期間只能被逼在「月經小屋」(Chhaupadi)隔離,這些小屋多是牛棚和破爛的小木屋,曾有不少女孩因嚴寒失溫、被強姦或被野獸襲擊而失去性命。

在偏遠山區,月經小屋依然普及。 小屋並沒有任何設施,只有冷冰冰的四面牆,有時甚至連完整的牆壁都沒有,女孩每月都曝露在危機之中。

事實上,尼泊爾法院早在2005年禁止這項陋習,但難以在偏遠村莊嚴厲執行法例,近九成女孩仍在來經期間遭受不同程度的限制。2018年11月一名14歲女孩在風災期間因山泥傾瀉而被困月經小屋,不幸身亡;2019年12月一名21歲女孩在月經小屋點火取暖而窒息致死,把女孩囚禁在小屋的姐夫被判處45日監禁,卻被允許以簡單罰款來換取不用收監的自由。在法例未被重視的情況下,女孩權益顯然不受保障。

12歲就讀小學六年班的蔓塔(Mamta)和Kanie分享時談到:「以前來經時我每個月要花幾天獨自和牲畜一起擠在狹小的牛棚,沒有門可以鎖上,很害怕會有壞人和野獸闖進來。

因月經被視爲禁忌,學校課程和父母都沒有教導女孩正確的月經知識 ,尼泊爾女孩在第一次來經時都非常徬徨無助,亦不知道可以如何爭取應有的權益和待遇。透過培幼會,蔓塔學會了月經相關的知識,我們的工作人員更說服了蔓塔母親不要再把蔓塔困在月經小屋中,讓她在來經時安心上學。

透過培幼會的工作,蔓塔終於不用在牛棚隔離,還可以在月經期間上學,臉上多了一份笑容。

月經貧窮成女孩學習障礙

另一位15歲女孩柔迪(Joti)則分享了她遭遇到的「月經貧窮」。「我父親是位建築工人,一天只能賺到五六百盧比,只夠用來買蔬菜和米,勉強填飽一家人的肚子,哪來多餘的錢買衛生巾呢?」她問。

尼泊爾的衛生巾昂貴得可怕,一包五片質量較好的衛生巾索價約港幣$13元,以一個生理週期用量約三包來計算,一個女生購買衛生巾的花費相等於一個貧窮家庭一日收入(約港幣$39元)。換個角度來說,在物價和生活指數高漲的香港,最低工資下一人收入一天約有370多元,一個星期週期的衛生巾只索價24元,不過是一天收入的6.4%,相對之下尼泊爾的衛生巾售價可算是天價,難怪有近五成尼泊爾女孩都會因月經貧窮而缺席課堂。

柔迪說舊布不但會有異味更會造成敏感、痕癢和細菌感染,她更因為害怕經血滲漏而不敢上學,一個月要缺課三四天,難以跟上學習進度。

培幼會為柔迪和其他女孩提供衛生巾之餘,亦教導她們用乾爽布料製作可重用的衛生巾,長遠地解決月經貧窮,讓女孩不再需要因月經缺課,甚至因趕不上進度而被逼輟學,失去以知識改變命運的機會。

可重用的布衛生巾可以為女孩長遠地解決缺乏衛生用品的問題,她們也可在工作坊中得知更多有關月經衛生的資訊。

女孩絕不能因月經這個自然生理現象承受各種羞辱及痛苦!

培幼會除了致力在尼泊爾提供月經正向教育外,還會為女孩提供衛生巾,亦會教導她們用乾爽布料製作可重用衛生巾,長遠地解決月經貧窮的問題,讓女孩保持個人衛生,不再需要因月經缺課。

盼望你能伸出援手 幫助更多女孩逃離月經之苦 

請即透過「愛•女孩」基金月捐或一次性捐款,支持培幼會在尼泊爾的月經項目,在疫情間繼續為女孩提供衛生巾及清潔包等月經支援,長遠地透過正面教育建立月經友善環境,為女孩提供清潔食水以保持個人衛生,在學校建立月經衛生教育房間,讓女孩可以在當中休息、學習月經知識及製作可重用的衛生巾,把月經議題引進校園,鼓勵男女同學共同參與並推動兩性平等及消除社會中的月經污名。

您願意為女孩獲得衛生安全和平等教育出一分力嗎?

導師向同學示範如何縫紉布衛生巾,男同學亦參與其中。 培幼會為蔓塔(圖左)和柔迪(圖右)的學校改善了供水及洗手設施,她們在來經時也可以在月經友善的房間休息,安心度過經期。

立即捐款

WhatsApp分享

Facebook分享

訂閱「愛.女孩」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