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區小女孩卑微的上學夢

說到喀麥隆,您想到甚麼?是聞名於世的足球先生,還是非洲的多樣地貌?筆者首先想起的卻是該地區惡名昭彰的武裝組織。去年十月,當地就發生了一宗學校受襲事件,那次襲擊中有至少八名學童被槍殺或砍死,多達12人受傷,稚子無辜,大人間的紛爭為何要把孩子拖下水呢?

國際培幼會最近發表以《喀麥隆西南及西北部年輕女孩受武裝衝突及疫情影響》為題的報告,解構當地女童遭受的壓迫及困境。

當地自2016年起長期受武裝力量威脅,四處都是路障、暴亂、搶掠以及無差別殺人事件,在路上不時會見到空無一人的死城,至今累計3,000平民被殺,近500萬人受影響甚至流離失所。

大批居民逃避戰火,在難民營棲身。

「我真的很希望可以上學。」一名受訪的小女孩說道。

不幸的是,自武裝衝突開始,基礎建設常被視為襲擊目標,致令人心惶惶,該地區大部分學校都被迫關閉,2021年年初統計指當地只有少於三成學校仍然可以運作,逾103萬學童無法接受教育。

在香港,我們深明教育的重要性。其實,在社會不穩的情況下,教育更為重要,甚至可以用來保命。

在缺乏教育的環境下,年輕女孩的發展受限制,亦不能自主作決定,特別容易成為童婚及早孕的受害者,遭遇家暴、難產等時有發生,禍延女孩一生。同時,因為她們缺乏基礎技巧及資格,亦未曾接受職業訓練,即使渴望自強自立亦難以達成,很多時候被逼繼續處於不平等和危險的關係當中。

學校教育的其中一環是生殖及健康教育,未能上學的女孩失去認識自己身體及權利的途徑,即使遇上侵犯和騷擾,甚至是性剝削,往往不知所措、無力解困。另一名受訪女孩就說道:「我不想因為沒有接受教育而不被尊重、被認為可以任意剥削!」

「我真的很害怕。」又一名女孩說。

整份研究報告滲透恐懼氣味,您可以從女孩的一字一句中,感受到他們的不安情緒。

「即使在自己家裏,我們都不可以隨意說話,他們(武裝份子)正聽著呢。」她說。在家裡不安全,在學校亦然。即使女孩就讀的學校仍然開放,亦不見得她們有上學的勇氣和專心上課的能耐,因為要上學可要冒着莫大的生命威脅!

「我根本專心不了,因為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傳出槍聲。」

「我在學校卻感覺不安全,他們可以像昆巴學校受襲事件一樣殺掉我們。」

「他們隨時可能衝進來把我擄去,要我們成為他們的一分子。」

除了生命安危,女孩亦面對性暴力威脅。不少年輕女生訴說她們曾遭受武裝份子、政府執法人員和社區人士的性暴力和虐待。

「有人用槍指著你的頭,你可以不順從他意、不被他強暴嗎?」一個女孩問。

10歲那年,蘭絲因武裝衝突被逼搬到另一個地方居住,一心以為可展開平靜的生活,卻兩次被強暴,生下了兩個孩子,從此活在黑暗中。

待完成的夢

這些女孩裡,有些想成為老師、醫生、工程師、髮型師、記者、歌星、銀行家、甚至總統。她們需要的就是一個接受教育、裝備自己、追尋夢想的機會。在當地空置而破爛的課室中,原本應該坐著未來的社會棟樑。

我們可以成為她們的希望,支持培幼會的工作,讓我們透過和政府周旋,安排她們在安全的環境繼續學業,為她們提供性及生殖健康教育,減低她們童婚及早孕的機率,向她們提供技能及職業培訓,並提供資金支援她們經營小生意。

培幼會向女孩派發學習物資,即使未能回到學校,女孩仍可以遙距學習。

在疫情的影響下,社會資源減少,武裝份子紛紛爭奪僅有的資源,使局勢更為不穩,我們必須立即設法幫助處於困局中的女孩。

如您支持我們在當地的工作,請您把這消息傳給更多人,推動他們加入我們的行列,共同締造改變!

培幼會與當地政府官員商討疫情間的應變措施,將女孩權益納入政策考慮之列。

WhatsApp分享

Facebook分享

支持「愛 ‧ 女孩」基金

訂閱「愛.女孩」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