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幼會前受助人 – 張祖榮先生

在現今社會,HK $ 45可能只買到一份午餐,但在20世紀60年代,它是我的家庭收入的1/3。當時我就讀小學,父親剛去世,母親是文盲,很難找到一份較理想的工作,我們負擔不起HK $ 2.5的學費。通過我的小學校長,我認識了培幼會,成為一名受助兒童。我的助養者/恩人/養父,Robert Lyle Plunkett先生每月給我HK $ 45,還偶爾寄來禮品,如毛毯,鞋子,毛衣,文具。

在他的幫助下,我能去上學,生活得到改善。在 1974年,我的養父同意支付我到美國升讀大學。我從來沒有想過能出國留學,沒有他我的夢想永遠不會成真。

由於海外生的學費是本土生的三倍,而養父只是一名白領,我決定轉到加拿大就讀。這樣,我就以半供讀方式完成學業,並在美國獲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我很感謝我的養父,在跟著的40多年我們保持聯絡,還在1998和2000年探望他。在他給我的信他總是簽署“爸爸”。以下是一些感人的字句:

“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因為你是我唯一的親人。”

“我明白你感謝我,但其實是我應感恩,讓我有幸看著你成長。我對你的成就感到驕傲,你不用覺得虧欠我。”以上是因為我曾經提出支付他到香港遊玩,因為他從未去過亞洲。但他婉拒了。

他在2008年7月去世,享年88歲。

通過培幼會的助養計劃,我的童年生活得到保障,接受良好的教育。教育令我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有能力送兒女到海外留學。培幼會和我的養父不僅幫助了我,也幫助我的下一代。

在許多發展中國家,成千上萬的兒童不如我幸運。您的慷慨捐贈,可以幫助改善遠在千里之外的孩子的生活。只需每月HK $ 220,你就可以幫助一個小孩。我就是見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