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女童權益故事

生於貧民窟 五個不認命女生活出自主人生

在肯尼亞基貝拉,世界第四大貧民窟,生活環境惡劣,無數兒童由出生起就苦苦掙扎,普遍的失業和失學使得青年整天在街上遊蕩,容易沉溺於酒精、毒品,或加入黑幫,前路坎坷。根據挪威米歇爾研究所(Chr. Michelsen Institute)2015年發表的《基貝拉青少年與兒童處境》(The Situation of Youth and Children in Kibera)調查報告,76.8%的基貝拉青年身邊有朋友涉及竊盜、販毒、吸毒等罪行,而女孩和年輕婦女更時刻面臨性暴力的威脅,她們的身體和未來都不由自己作主,然而,在貧民窟内有五個不認命的女孩成功逃離這厄運,活出自主人生!與你分享她們的奮鬥故事。 基貝拉是世界第四大貧民窟,失業率達50%。   寄人籬下任家傭 意外成母 「我的夢想是令基貝拉難民營成為一個對女孩和婦女都安全的地方。」—莫琳(Maureen) 他44歲。她14歲的那一年,他的手緊掩住自己的嘴,她記得他強姦她時,她緊閉著眼睛,只能哼著兒歌。 莫琳(Maureen)的母親患病,莫琳被迫輟學。「我是長女,所以我有責任養活一家,並為母親籌得醫藥費。」 莫琳搬到一個富裕的家庭,卻是一個惡夢的開端。她成為了家傭,雖然工作很辛苦,但她生來第一次有自己的睡床,可這張床卻要與人共享…… 家裡44歲的叔叔會在其他人睡覺的時候,悄悄進入她的房間。他告訴她,這是她工作的一部分,並且絕不能對任何人說。莫琳懷孕時,她才15歲。當女主人發現她懷孕後,莫琳被趕出家門,不獲發任何工資。 從此,莫琳再也沒有見過孩子的父親。莫琳的生活陷入了饑餓、暴力和虐待的黑暗。「當你總是想著每天要如何活下去,漸漸就忘記了悲喜的感覺。」 如今,莫琳已經找到了走出黑暗的方法。她和一群其他女性一起成立了自助組織「Unicorn Resistance」,幫助受到虐待的女孩和年輕女性。...
Read More

15歲已感人生盡頭 童婚少女懊悔一生

「看到一些同齡的朋友都有一份工作,可以穿得漂漂亮亮跟朋友去玩,而我的人生彷彿已經終結,如果可以回到過去,我不會那麼早就結婚。」15歲,來自越南河江省的小萱(Huong)拭著淚說。 越南河江省位處偏遠山區,童婚率持續高企,生於貧困單親家庭的小萱就是云云年輕新娘之一。因為獨力養家的媽媽無法負擔學費,加上小萱對教育的重要性毫無概念,她因而於中三時輟學。後來遇上阿邦,阿邦分擔了她不少家中雜務,尤其是修理屋頂等需要體力的工夫,讓自小缺乏父愛的小萱深受觸動,即使她知道自己還是應該努力重返校園,後來她卻意外懷孕,兩個月後,小萱已嫁予阿邦成為人妻,一切已成定局。 幸福並沒有隨婚姻而降臨在小萱身上,因阿邦同樣生於一個貧困家庭,一家六口的重擔盡落在他身上,即使他多努力工作,一日只能賺到美金約6元(港幣約$40),僅僅得以糊口。小萱環顧幾乎空無一物的家,坦言她卑微的心願只是可以修築房子,買一些家畜以維持生計,孩子亦不會病倒,因她已無法負擔任何醫療費用。 小萱坦言她彷彿已經看到她人生的盡頭,因為接下來她只能為婚姻和孩子而活,如果再有機會選擇,她必定不會踏上童婚之路。她亦盼望其他女孩不會像她一樣,在身心還未準備好時,就輕易嫁作人妻,斷送一生。

不忍學生疫情下失學 越南良師攀山越嶺盼改寫結局

全球疫情持續肆虐,不論發達國家或發展中國家,都遭受前所未有的打擊,兒童的健康發展,正是首當其衝的一環。正當香港的父母躊躇著該如何讓孩子在網上課堂得到更大學習效益,並期盼著可以盡快復課之際,有些發展中國家的父母,卻不願意讓孩子重返校園,背後原因讓人心酸。而在越南萊州省,就有幾位老師,不忍其學生走上失學甚至童婚的不歸路,毅然向偏遠山區進發,決心改寫結局。在2021年的第一個工作天,我就透過視像會議訪問了其中一位老師,與大家分享她的故事。 文:國際培幼會總幹事蕭美娟博士 遇上教學重大危機 學校復課卻不見學生 受訪的康老師已有十多年教學經驗,她深知在偏遠山區教學資源匱乏,學生的學習需要更為嚴峻,所以當年才從700公里以外的家鄉來到萊州省擔任老師,直至疫情席捲全球,她遇到教學路上一次重大的危機。 在持續數月的社區隔離措施下,學生無法回到課室,亦沒有相關電子設備以進行網上學習,學習進度大受影響。即使當地因疫情受控而逐步復課,學生活蹦亂跳走入課室的歡樂畫面已不復在。 「當地醫療資源匱乏,家長都十分擔心孩子復課會被感染,生命受到威脅,加上疫情令許多家庭頓失生計,父母寧願讓孩子留在家幫忙,或者將女兒早早嫁出去,以減輕家庭重擔,而我學校在停課期間就有四名學生懷孕了。」康老師唏噓道。疫情加上持續暴雨造成的水災,不但進一步打擊村民生計,洪水更無情沖走了康老師學校的兩名學生,談到痛失兩條寶貴的小生命,康老師亦禁不住落下淚來。 又越過高山又越過谷 教育家長何謂「教育」 心繫學生的康老師不願眼睜睜看著孩子從此告別校園,毅然與另外兩位老師,多次抵著嚴寒天氣,帶著糧食及文具等物資,攀山涉水至少六小時,走了二十多公里的崎嶇山路,抵達偏遠村落,只為鼓勵家長讓孩子重返校園,「要改變他們的思想並不容易,因為他們眼前有更大的經濟難關要考慮,很難把我們的話聽進去,而且當時正值當地的婚嫁季節,女孩更容易被輕率的嫁出去」,康老師道。 康老師攀山涉水至少六小時,只希望鼓勵家長讓孩子重返校園。 幾位老師每星期鍥而不捨深入山區遊說家長,康老師指必先向家長表達他們對其家庭狀況的理解,以同理心開展對話,並一步步向他們解說教育的重要性和裨益,指出雖然孩子上學並不能即時為家庭帶來收入,將來卻有機會找到一份好工作,改寫自己甚至整個家庭的命運。 康老師熱心教學,時刻心繫學生,令我深受感動。 提到早前有兩名學生被洪水沖走,康老師亦禁不住落下淚來。 緊握信念 陪伴孩子重拾希望 遊說過程或許比連綿山路來得更艱辛,更曾遭受情緒激動的家長揮刀威脅,但幾位老師依然鍥而不捨,只因她們看到孩子一知道可以重返校園,他們的眼神是如此充滿希望,讓她們更堅決改變這些父母根深柢固的想法,讓孩子有機會透過教育改變命運,女孩亦不致踏上童婚之路,有機會寫下屬於自己漂亮的一頁。 越南孩子可以重返校園,難掩興奮。 復課後孩子亦需保持安全的社交距離。 為讓孩子能盡快重返校園,培幼會亦致力為學校提供防疫物資、安裝洗手設備及加強衛生教育,讓孩子得以安心上學。疫情讓全球步入寒冬,縱使我們不知道讓萬物重生的春天何時到來,但康老師的舉動已尤如一道明媚燦爛的陽光,讓我深受觸動,也照亮了無數貧苦學生一顆弱小的心。 送上利是 給女孩一個機會 在疫情的洪流下,孩子甚或女孩一旦失學,後果不堪設想。農曆新年將至,您可以透過送上一封「愛.女孩」利是,或成為「愛.女孩」基金月捐者,與這幾位老師及培幼會一起,給女孩繼續讀書的機會,讓女孩重掌自己的命運,開創美好人生。

每日4元 支持「愛.女孩」基金  疫情下一同拯救女孩

自2020年1月下旬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以來,國際培幼會一直跟進關心孩子的情況。自從各國開始封城抗疫、停工停課,一連串問題就陸續浮現,女孩面對多方面危機,情況令人憂心。     疫情使經濟環境再度滑落,女性的社會及家庭地位又低,女孩自然被視為家庭負擔。很多父母選擇把停學留在家中的女兒嫁出去,以換取禮金及減少支出。資料顯示,女孩結婚的可能性比在學時高出三倍,預計全球將新增1300萬宗童婚。 疫情肆虐,在強制社區隔離措施下,東非索馬里女孩不但面臨失學及家庭暴力等威脅,更要面對遭受割禮的威脅。當地一對只有八歲及九歲的姊妹於今年五月中被施行割禮,身心承受極大痛苦。 疫情令打擊割禮的倡導工作大受影響,前割禮師因新工作收入減少而重操故業,也有父母認為停課讓女孩在儀式後有更多時間復原,以致許多地區的割禮陋習故態復萌,令原本可以阻止的約200萬宗割禮重臨。 23歲的尼日利亞女孩潘蜜拉今年七月下旬在乘巴士時沒有戴上口罩,原應被罰款或監禁,但執法人員卻把她帶到一間空置房屋威脅她發生性行為。而印度女孩塔拉承受了丈夫暴力對待15年,封城及停工令她與丈夫相處時間增多,家暴次數越趨頻密,最後她忍無可忍之下致電當地的家庭暴力舉報熱線求助。 很多女孩都因防疫隔離措施而比平時花更多時間在家中,根據培幼會的統計,疫症出現後的半年內,家庭暴力求助個案大增,而當中絕大多數為女性。疫症下,全球將有額外3,100萬女孩和婦女面臨性別暴力,她們亦難以向外界求助。 所羅門群島的女孩在疫情之下無法得到衛生用品,只好一直留在河流邊,以河水清潔經血,直至為期數天的經期完結,日常生活大受影響。來自非洲肯尼亞的戴安娜亦表示停課後無法再從學校領取免費的衛生用品,商店裡的衛生巾又早已被搶購一空,感到十分徬徨。 疫症引發的物資短缺及貨運停滯加劇了發展中國家女性缺乏衛生用品的情況,女孩因無法負擔衛生巾高昂的價格而被逼以舊布替代,危害健康。推廣生殖健康教育和去除月經污名的工作因健康中心、社區中心和學校關閉而被迫暫停,亦令更多女孩因月經而被歧視、隔離及視為家中財政負擔,身心受創。 每日只需港幣4元(每月港幣120元),即可幫助女孩渡過疫境! 一年的每月捐款,可以如何改寫女孩命運? 為31名人士(包括:年青人及其家長、社區領袖、村長、老師及保健員等)提供培訓,並邀請他們定期商討社區中的童婚及早孕問題,同時致力宣揚延遲結婚的好處 向已輟學或被迫童婚的女孩提供彈性課程,保障女孩可達至一定教育水平 支援兩名村民透過工作坊了解有關女性割禮的資訊及禍害,為廢除這陋習做好準備 提供生殖健康服務,在社區以單張、廣播、短訊等形式宣傳生殖健康資訊及割禮禍害 設立「女孩天地」,給女孩有一個喘息的空間,提供輔導予曾遭受性別暴力或家暴的女孩 加強社區兒童保護機制,如增設熱線、為偏遠地區有需要兒童提供支援等 為三名女孩提供衛生用品及製作可循環再用衛生巾的工作坊,以應付月經期間的需要 我們希望大家關注疫症發展同時,亦可以一同關心發展中國家女孩所面對的嚴峻處境,避免讓這場突如其來的災禍令保護女童工作功虧一簣,令她們本應可改變命運的機會落空。只要每日港幣4元,就可以與劉心悠一樣支持國際培幼會的抗疫工作,幫助女童繼續讀書,月經期間獲得衛生用品,免受童婚、割禮、性別暴力及感染疾病的威脅,活出健康自主的人生。

多一點支持,疫情下扭轉女孩命運

文:國際培幼會總幹事蕭美娟博士 近日新型肺炎疫情嚴峻,為全球帶來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戰,對本來已活在貧窮的兒童及其家庭的生活帶來更大的打擊,國際培幼會連月來馬不停蹄在50個國家近五萬個社區,開展相關救援項目,衷心感謝各位助養者的持續支持,讓我們在無情的疫症之下,可以為孩子提供急切的支援。 我們一直密切留意發展中國家的疫情發展,並與總部及各地前線同事定期進行視像會議,就著疫情發展為救援工作作出適當調整及應變。在過程當中,我發現疫症不只令發展中國家的孩子蒙受感染風險,更將許多處於弱勢的女孩進一步推向深淵,情況令人十分憂心。 以童婚問題為例,本來身處貧困國家的女孩就很容易踏上童婚之路,以減輕家庭經濟負擔。在疫情下,由於社區隔離措施令農場與市場之間失去交易,致令無數家庭深陷困境,加上女兒多數處於停課階段,因而造就了把女兒嫁出去的「大好時機」。培幼會非洲贊比亞的同事與我分享,只得15歲的莘西亞就是這樣成為疫情下的犧牲品,她因著學校停課,加上父母失業,一家人徬徨失措,經濟陷入困境,她只好聽從父母的安排,嫁給鄰國馬拉維的一名22歲陌生男子,以獲得禮金、糧食及防疫用品。莘西亞的家人以為這是一條出路,實際上卻是把親生女兒逼上末路,莘西亞早早嫁作人妻,失去接受教育的機會,又如何能走出貧窮的深淵呢? 莘西亞清楚知道,她這輩子都沒法再回到課室,只得接受童婚厄運。 我們都希望莘西亞往後能夠有美好的生活,但事實卻讓我們知道女孩嫁作人妻後的悲慘故事每天都在貧困國家上演。非洲莫桑比克17歲女孩愛莎的故事,也許就是莘西亞的前景。愛莎在15歲就因為家境貧窮,而被逼輟學並下嫁37歲的丈夫,原以為生活會得到改善,但事與願違,丈夫不但沒有為愛莎提供基本的生活費,本來答應她可以18歲才生孩子的協議亦成空頭支票,逼使愛莎16歲就誕下兒子,更令人髮指的是,丈夫及其家人兩年來不斷辱罵及虐打愛莎,令年紀小小的她在身心靈上都蒙受極大打擊。愛莎忍無可忍之下,於今年三月帶著兒子逃離夫家的魔爪,跑到祖母的家,決心與兒子一起展開新生活,雖然路途充滿荊棘,她仍計劃重返校園,一圓她的上學夢。 縱使愛莎重返校園後要從兩年前的班級從新開始,她依然滿心期待,亦決心不再回到丈夫身邊。 作為一位女性,愛莎的遭遇令我既痛心又氣憤,雖然我們為愛莎勇於改寫自己的命運而開心,但許多女孩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幾乎都選擇啞忍一生,今日的莘西亞,大有機會成為明日的愛莎,慘遭早孕及暴力對待而無力反抗。在此,我希望您與我們一起幫助如莘西亞這般的女孩,透過助養多一至兩名女孩,讓她們不致淪為疫情下無辜的犧牲品,擺脫童婚枷鎖的同時,待疫情緩和後亦可以繼續上學學習,有能力改變自己的命運。對抗童婚的工作實在刻不容緩,您的多一點支持,能夠幫助更多在「疫」境中的女孩扭轉命運﹗  

【專訪前線救援同事】身陷「疫」境 女童權益危機一觸即發

文:國際培幼會總幹事蕭美娟博士 新型肺炎疫情席捲全球,這場戰役令我們失去了許多寶貴的生命,同時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而發展中國家的兒童及其家人更是首當其衝。在大家集中火力對抗疫情之際,許多危機正悄悄地向這些孩子步步進逼,甚至將孩子逼進死胡同,而當中更以女童權益問題最為嚴峻。我特意在國際女童日(10月11日)前夕訪問本會位於越南、尼泊爾及印尼辦事處的前線同事,除了了解疫情與女童權益危機之間的關係,更讓我意識到疫情如何重塑救援工作的「新常態」。 家庭收入大減 輟學出嫁成唯一出路? 打擊童婚一直是國際培幼會越南辦事處的工作重點之一,但新型肺炎疫情卻令當地的失學及童婚問題進一步加劇,社區隔離措施令許多孩子無法上學,加上大部分家庭的生計大受影響,更促使父母將女兒早早嫁出去,以賺取食物及禮金,女孩從此告別校園,將漫長餘生交託予婚姻。今次我以視像會議形式訪問了越南廣治省偏遠山區的一位18歲女孩Huu,熱愛學習的她與我分享她在停課期間如何「上學」,每天早上五時就要起來下田工作的她,好不容易工作五小時後,就要攀爬到山頂以接收網絡訊號,在日曬雨淋的情況下進行兩小時的網上學習。首次以網上學習代替真正課堂,Huu亦坦言僅吸收到30%的學習內容。 18歲的Huu五年來一直積極參與培幼會推動女童權益的工作項目,深知童婚的禍害,不忍看見身邊同學因疫情而被逼早婚。 不過,Huu深知自己已屬於較幸運的一群,因在父母的大力支持下,她依然可以繼續學習,追尋自己當老師的夢想,而在她的學校,就有四位學生在疫情期間輟學,當中三位早婚,另外一位需出外打工。提到身邊同學無力對抗童婚厄運,Huu坦言感到十分難過和遺憾,即使隔著螢光幕,我亦從她的表情中清楚看到她的無奈與落寞。 疫情令媽媽壓力倍增 成家暴施虐者 印尼辦事處的總幹事Dini則提到當地經濟大受打擊,面臨失業、糧食價格上升等危機,許多家庭失去一半甚至全部收入,經濟壓力巨大,媽媽除了要為一家三餐而苦惱奔波,更要處理大量家務,甚至要擔任孩子在家學習的「老師」,而她們多數甚少接受教育,令其壓力倍増,容易將孩子當作出氣袋,所以這些家暴事件的施虐者往往是媽媽,加上學校停課,令老師無法在學童身上察覺家暴事件及盡早介入,或為孩子的心靈帶來無可挽救的創傷,情況令人憂心。 學校停課 恐釀網絡安全危機 尼泊爾鄰近疫情嚴重的印度,當地同事亦嚴陣以待,除了防疫工作,亦想盡辦法解決疫情帶來的各方面影響。學校停課,位於鄉郊的學童未必有相應的設備和網絡以進行網上學習,而取得網絡訊號的學童,卻面臨更多網絡欺凌及騷擾的危機,同時亦因與同輩有更多機會在網上接觸,大大提升了當地的童婚率。疫情亦令當地的兒童販賣問題更為嚴峻,貧窮令人口販子有機可乘,利用工作機會及金錢誘騙女孩及婦女,邊境封鎖亦增加拯救工作的難度,大大窒礙打撃人口販賣的工作。 「疫」境中找出路 重塑救援工作「新常態」 疫情下,各項防疫及救援工作刻不容緩,然而前線同事同樣面臨感染風險,更需做好全面的防疫保護措施,而當地家庭擔心受到感染,對外人的探訪變得更有戒心及防備,所以前線同事致力建立雙方信任的同時,亦在安全距離下進行救援工作,以保障雙方安全。 在疫情下,前線同事派發防疫物資時亦做足保護措施,同時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 許多家庭對外人的探訪變得更有戒心及防備,前線同事致力建立雙方信任,以免影響工作項目的進行。 此外,在疫情及社區隔離措施下,當地部分員工在家工作,內部溝通以網絡模式為主,惟在偏遠地區網絡訊號不佳,令同事與偏遠地區的伙伴及義工之間的溝通有所窒礙或延誤,亦為我們的工作增添難度。部分教育及倡議工作亦由實體轉至網上,當地同事需要就如何有效發放訊息進行更多思考及嘗試,並善用不同的網上渠道及平台。這些或許都成為我們未來一段日子工作的「新常態」,我們或需突破框框,靈活變通,方能找到出路,惟我們心繫兒童的初衷,始終不變。 培幼會不但為當地家庭提供清潔水源,更派發衛生包,當中包括在疫情期間十分短缺的衛生巾。

吳雨霏四度探訪蒙古雛妓女孩 矢志推動女童權益工作

Kary應國際培幼會邀請就新型冠狀病毒在發展中國家引發的童婚危機-拍攝呼籲片,呼籲大家幫助發展中國家女童逃離童婚命運。 說起吳雨霏(Kary),你會想到甚麼?是女歌手,是兩孩之母?其實她還有很多不同身份! 自從誕下一子一女後,Kary久未露面,只有在社交媒體上分享生活點滴。但她並未有停下腳步,相反,暫時放下歌手身份的Kary一方面變身Play Group老師,另一方面又應國際培幼會邀請拍攝呼籲片,以喚起大家關注疫情下發展中國家女童面對的威脅,生活似乎更加忙碌。   疫情下歌手媽媽搖身一變成Play Group老師 成為人母的Kary萬事總是以一對子女為先,在新冠肺炎爆發前,Kary喜歡帶着他們外出遊玩、體驗不同的事物。在疫情影響下, Kary透露自己大為緊張,除了要減少外出,也花了很大心力教導兩歲的兒子Asher戴口罩和勤洗手。為了小兄妹不會因留在家中而覺得沉悶乏味,Kary更絞盡腦汁,上網學習育兒方法,一手一腳製作教材,不時和兒子做勞作及小實驗,從中學習。Kary笑言自己就像個「Play Group」老師,要不斷尋找新的活動為一對子女帶來娛樂及趣味,看來本來就才藝多多的Kary除了歌手身份外,又可以開拓新的方向了! 在疫症爆發前,Kary喜歡帶子女四出遊玩,體驗不同事物,從中學習。 為了子女安全,現時Kary一家都盡量減少外出,兒子Asher就不時在家發揮小宇宙,任何物件都可以成為他的小玩意。 與女兒的獨特連結   每一位女孩都值得被珍惜愛護 疫情亦令Kary感受到家庭幸福彌足珍貴,特別是剛九個月大的小女兒Galilee,總令她心軟、竉愛有加。Kary從來沒想過生兒子和女兒會有這樣的分別,而她也想給予小兄妹平等溫柔的愛,但自從Galilee出生後,Kary就覺得女兒和自己有很微妙的連結。妹妹Galilee比哥哥Asher柔弱很多,皮膚也幼嫰一點,對Kary來說,妹妹就好像是要小心翼翼保護的一顆掌上明珠,目光也難以離開她。然而,一直關心女童權益的Kary知道,並不是所有女孩都有這樣幸福的成長環境。 Kary直言對子女不會很嚴苛,不會要求他們考到甚麼名校,只希望他們健康、快樂就好。她認為疫情下健康快樂比起一切都更顯重要。 四度探訪蒙古雛妓女孩   決心推動女孩權益 除了母親外,Kary其實還有一個身份,就是熱心推動女孩權益的大使。她在2017年時舉辦過一場別具意義的生日暨電影放映會、透過紀錄片與朋友分享世界各地女孩面對的威脅外,她亦曾經四度隨教會到蒙古探訪,親眼目睹女孩因受環境所逼而成為雛妓。 「我在那裡認識了一個13歲的小女孩,她跳舞很厲害,但缺乏父母的愛,最後走上了賣淫之路。」Kary在往後的探訪中也曾與這個小女孩見面,當地的組織亦嘗試為女孩提供幫助,但女孩始終無法逃過成為雛妓的命運。「我在想,如果她可以得到多些幫助、多些機會,她人生其實是很有潛力的!這讓我特別心痛……」Kary說。 Kary曾廣邀好友參加她的分享會,在活動上,她播放了有關女孩權益的片段,以及親身分享從書本得來的資訊及深刻感受。 擔任女孩權益大使  ...
Read More

「疫」境下 讓女孩學無間斷

在馬里,國際培幼會向46所「PASS+加速學習中心」(Primary School Access through Speed Schools)1,252位學童派學習包,12歲的Alama是其中一位受惠者。透過在家學習資料,學童得以繼續學習,並對新冠肺炎預防和保護措施有更深的認識。 疫情期間,學校關閉,12歲的阿拉瑪(Alama)一直透過在家學習資料學習。 「我從小體弱多病,加上學校距離我居住的村落幾乎六公里,以致我從小都沒有機會上學。」 12歲的阿拉瑪道。近日,她和馬里許多女孩一樣,原本有機會讀書,卻因為新冠肺炎而中斷了學習。 由於上學的路途遙遠,加上學費昂貴,阿拉瑪身處的村落中,許多父母都不願將年幼的孩子送上學,包括阿拉瑪在內,共有24位6至12歲的(11名女孩和13名男孩)兒童失學。 為此,國際培幼會開設「PASS+加速學習中心」,以幫助因疫情而失學的兒童,讓他們停課不停學,可順利銜接小學課程。當阿拉瑪知道自己所在的社區將開設學習中心,她興奮不已。 不讓一個孩子失學 「我平日多留在家中,幫媽媽打理家務,清洗弟妹的衣服、洗碗等。當爸爸知道培幼會在我身處的村落開設學習中心,他毫不猶豫地替我報名。我十分高興,因為我一直都很羨慕其他有機會上學的孩子。」阿拉瑪道。 「當爸爸知道培幼會在我身處的村落開設學習中心,他毫不猶豫地替我報名。我十分高興,因為我一直都很羨慕其他有機會上學的孩子。」 培幼會和西非斯托姆基金會(StrømmeFoundation)在西非啟動了PASS +項目,目標幫助180,000多名兒童回到教室,獲得學習的機會。這個項目與”Educate A Child” (「教育一個孩子」)合作,透過提供快速教育模式,讓布基納法索、馬里和尼日爾的兒童可以追上學習進度。 很遺憾,課程開始六個月後,阿拉瑪所處村落的學習中心,卻因疫情爆發而被迫關閉。「當我知道中心因疫症而關閉,我感到很失落,甚至失去了希望。」她回憶道。 現在回到家中,阿拉瑪再次幫助她的母親做家務,照顧年輕的弟妹。她很開心最近收到了該中心派發的家庭學習手冊。「在中心暫停開放後數個月,我收到了他們寄來的學習手冊,令我喜出望外,在這段等候復課的日子,我可以藉著這些材料繼續學習。」 停課在家學無間斷...
Read More

一場疫症逼使女孩困於河邊? 發展中國家女孩在疫情下的五個月經煩惱

突如其來的新型肺炎疫情,令學校停課、工廠停工,很多人被逼於家中隔離。大家可有想過疫症更意外地使一群在發展中國家的女孩半步都不敢離開河邊,當中原因為何? 世界的一切都彷彿停擺了,有一樣事情卻永遠不會因此停下,那就是月經。全球每天都有8億個女性來經,而不少都為此而深感懊惱。以所羅門群島的女孩為例,她們因為疫情引致的物資短缺而無法得到衛生用品,無可奈何下只好持續留在有水源的位置,用水清洗經血,一整天被困在河流旁,日常生活大受影響。 專家發現所羅門群島最近有不少女生因為缺乏清潔用品,只能一整天留在河邊或是其他有水源的地方,用水清洗經血。 在疫症的侵襲下,我們明白社會很多時候都會把援助的資源和焦點放在消毒用品上,女孩月經時的生理需要往往因而被忽略,導致她們的健康、尊嚴及人權受到損害。國際培幼會於五月期間與全球24個國家共61位衛生項目專家進行調查訪問,了解不同國家的女孩在疫情的衝擊下遇上的月經問題,並從中歸納出結論,以完善現行的救援工作。就讓我們來了解五個發展中國家女孩在這段期間遇到的月經問題吧! 一、製造及運輸業停工 衛生用品從何而來? 「我之前都是從學校領取免費的衛生用品,但現在停課,店裡的衛生巾又被搶購一空,我該怎麼辦?」來自肯尼亞的戴安娜說道。為防止新型肺炎疫情擴散,多國都實施嚴謹的防疫隔離措施,因而導致貨運停滯,這情況在原本交通困難的偏遠地區帶來更大影響。有近73%的專家認為貨物供應鏈斷裂加劇了女性缺乏衛生用品的情況,而由於存貨少、隔離時間長及恐慌性搶購物資,造成了貨架被清空而無法及時補貨的現象,女孩要在疫情下購買衛生用品談何容易! 居住在肯尼亞的戴安娜因停課而得不到學校發放的衛生用品,幸得培幼會的幫助,獲發衛生巾以解決燃眉之急。 二、廁所及衛生設施短缺 受訪的61位專家中,68%認為疫症使更多人無法使用廁所及衛生設施。根據培幼會的統計,全球有約5億人不能輕易接觸到符合月經期間衛生需要的設施,有些只能使用沒有門、沒有垃圾桶和水源的旱廁,有些更要冒着被侵犯、被野獸襲擊和受細菌感染的風險在田間如廁。而這些問題亦隨着學校及公營設施關閉而變得更為嚴峻,單是亞洲區便有40%的女性無法安全、衛生、有私隱地更換、清潔以及棄置衛生用品。 無法棄置衛生用品亦成了一大衛生隱憂,專家指有很多偏遠地區因沒有垃圾處理系統、女性無法外出棄置垃圾及垃圾收集服務停工等因素,女性只好把用過的衛生用品埋在泥中,燒掉,或是棄於河海之中,有機會成為病毒傳播的媒介。 在肯尼亞,很多公共洗手間都要收費,而在疫症失業潮下,很多家庭都未能負擔這筆費用,女孩只好另覓水源,解決月經需要。 三、難以負擔的衛生用品價格 大家有留意的話,香港的衛生巾價格約是港幣0.5至1元左右一片,你有否想過在生活水平較低的斐濟,一片衛生巾竟索價港幣39元?研究顯示,近60%的專家留意到市場上的衛生用品在疫症期間大幅加價,一方面是因為貨品短缺,另一方面是因為當地經濟下滑和通漲,導致女孩不得不以其他物品代替衛生巾。非洲贊比亞的健康發展項目專家就指出當地女性在疫情爆發後,被逼以舊布代替衛生巾,擔心危害女孩健康。 四、「我連清潔水源也沒有……」 很多村落一直以來都依靠地下水、降雨等維生,村民本身已面對缺水危機,由於現時家家戶戶都需要更多水去清潔防疫,水供應就更為緊張。現時,51%受訪地區的女性缺乏清潔水源清理經血,情況是我們在自來水源源不絕的發達地區難以想像的。 防疫工作需要大量水資源,因女孩來經的需要未被視為需急切處理的事情,因而往往要面對沒有足夠水源清潔身體的問題。 五、衛生教育暫停 月經恥辱折騰女孩身心 因疫情而停擺的又豈止工業呢?因健康中心、社區中心和學校關閉,推廣生殖健康教育和去除月經污名的工作亦告暫停,很多女孩正驚惶失措、毫無準備地迎來第一次月經,亦有很多女孩繼續因月經而被歧視、被隔離、被視為家中財政負擔等。如何在疫情中幫助這群女孩走出月經陰霾,成了國際組織救援計劃的一大挑戰。 趕上腳步 立即支援備受月經困擾的女孩...
Read More

新型肺炎疫情加劇割禮問題 割禮師逐戶叩門 索馬里女孩無處可逃

新型肺炎肆虐全球,同時令資源匱乏的發展中國家雪上加霜,在擔心疫情之際,強制社區隔離措施不但令女孩進一步面臨失學、家庭暴力、童婚等危機,更將女孩推往割禮的深淵,索馬里女孩就是受害的一群。 東非索馬里的割禮比率為全球最高,割禮在該國是合法的,因此98%的女孩於5至11歲時曾遭受割禮。這種切膚之痛對女孩造成極大傷害,惟因傳統觀念根深蒂固,女孩往往無法向割禮陋習堅決說不。而在強制社區隔離措施下,索馬里女孩需要長期留在家中,因而成為家人為女孩促成割禮的「大好時機」,因為大家都認為,女孩在家完成割禮後,將有足夠時間慢慢復原,而不影響日常生活。   在強制社區隔離措施下,索馬里女孩不但面臨失學及家庭暴力等威脅,更要面對被逼遭受割禮的威脅,情況令人憂心。 強制社區隔離措施亦令本來有其他工作的割禮師在生計大受影響的情況下,重操故業,甚至逐家逐戶叩門,希望為女孩施行割禮以維持生計,尚未進行割禮的女孩在割禮師的「上門服務」及家人的推波助瀾下,要拒絕割禮談何容易! 當地的培幼會及致力打擊割禮的伙伴機構亦收到更多的求助查詢,其中一對只有八歲及九歲的姊妹於五月中被施行割禮後,忍痛接受這次痛苦的經歷,而她們的媽媽就如許多父母一樣,將割禮視為每位女性成年的必經歷程,亦是為婚姻作準備的必要手段。 培幼會一直致力推行社區教育工作,讓更多人了解割禮禍害,惟在疫情下,相關教育工作更顯困難。   來自索馬里的Sadia Allin於五歲時飽受割禮之痛,長大後加入培幼會投身反割禮的工作,並積極讓更多女孩獲得生殖健康教育及服務。 根據聯合國組織表示,疫情令打擊割禮工作大受影響,甚至令許多地區的割禮陋習故態復萌,致令預計本有機會阻止的二百萬宗割禮將會於未來十年內發生。國際培幼會總幹事蕭美娟博士表示,培幼會一直密切關注發展中國家的孩子及其家庭於疫情下所受到的重大打擊,並提供各方面的緊急援助,包括提供食物援助、派發防疫用品及提供衛生教育等,而因女童權益問題在疫情下更顯嚴峻,培幼會亦嚴陣以待,致力保護女童免受割禮等威脅及將提供生殖健康服務列為應對疫情的工作重點之一,確保女孩的需要得到適當照顧,在疫情及往後的日子中不會成為被犧牲的一群,一生受到摧毀。 關於割禮 女性割禮又稱為「女性生殖器殘割」,世界衞生組織將其定義為「所有涉及非醫學原因,將女性外生殖器部分或全部切除,或對女性生殖器造成其他傷害的程序」,由於涉及切除正常和自然的女性生殖器組織,做法嚴重損害健康,導致劇痛、下體大量出血、生殖器潰瘍等問題,日後女性生育時,嬰兒容易夭折,因此世衛亦呼籲各國禁絕割禮。 割禮往往在沒有任何麻醉措施下進行,刀具亦沒有經過消毒,使女孩經歷錐心之痛,更承受感染風險。 世界衞生組織的數據顯示,全球每年有超過三百萬女孩面臨割禮威脅,現時有超過兩億於非洲、中東及亞洲等30個國家的女孩已遭受割禮,若情況持續,在2015至2030年期間,將有6,800萬介乎15至19歲的女孩遭受割禮。
1 2 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