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總幹事探訪

赤貧更顯動人親情 柬國孩子何以充飢

兄弟姊妹間爭零食爭玩具爭父母的疼愛,這些畫面或許每天在許多家庭中上演,這時候爸媽或許會搬出孔融讓梨的故事,教導孩子不要計較,把好的都讓給對方。但如果身處在發展中國家,手上的是當天唯一的食物,讓出去,自己就注定餓肚子,孩子又會如何抉擇呢? 營養不良成童年印記 窒礙孩子發展 在柬埔寨偏遠地區臘塔納基里省,高達九成的村民都是農民,多以種植腰果、稻米和木薯為生,但因這裡的降雨量驚人,每年平均雨量高達999.9毫米,以致水災頻頻發生,加上教育水平不高,村民無法改變生產模式,只可默默承受失收、無收入的日子,孩子更是首當其衝、身受其害的一群。 根據世界銀行的最新數據顯示,在柬埔寨,5歲以下體重不足及發展遲緩的孩子比例分別為13.8%及22.2%,而身處偏遠地區,僅以務農為生的家庭,子女發育不良的情況更為嚴重。九月中,我到柬埔寨臘塔納基里省探訪,就遇上查美(Cheim)一家,她的四個弟弟中,就有兩個患上營養不良。 一家七口,只能靠農耕為生。 12歲的查美正就讀四年級,其父母都是農夫,全家只有一小片種植腰果的農地及四隻雞,一家七口只得白米和瓜果果腹,五姊弟終日飢腸轆轆,查美比同年的同學長得較矮小,最小的兩個弟弟的健康檢查結果更顯示為營養不良,手腳都很幼小,查美更須於每天下課後及周日,餓著肚子到其他村莊耕作以幫補家計,上學、餓肚子、下田,就是這個小妮子,甚或更多柬國孩子的童年,他們自小的願望,或許卑微得只是三餐溫飽。 查美每天下課後及周日要到其他村莊耕作,幫補家計,難以專心學業。 這些白米和瓜果,已是一家七口好幾天的糧食。 兩歲的拿里長期營養不良,看到蛋糕比誰都興奮。 窮得只有愛 把最好的留給幼弟 在我們進行訪問前,我和同事先把一些小蛋糕分發予五姊弟,他們彷如視作天降甘露,我就知道,這些孩子,必定餓了很久,其後的一幕,卻讓我頓時暖在心頭。 查美最小的弟弟拿里(Ngary)只有兩歲,是其中一個營養不良的孩子,特別坐立不安,吃過自己的小蛋糕後,或許他從沒吃過如此美味的食物,便動手搶只得四歲的哥哥手上的蛋糕,十歲的二哥見狀即把自己手上的蛋糕一分為二,給予拿里,拿里卻不小心把半邊蛋糕丟在骯髒的泥地上,結果二哥把蛋糕拾起來,把手上乾淨的另一邊蛋糕,再給弟弟,弄髒的就留給自己。這樣純真的親情,並沒有因貧窮的洪流而被洗掉,反而來得更為真摯而動人。 這件小蛋糕或許是拿里吃過最美味的食物,才會動手再搶哥哥的蛋糕。 渴望一隻錶 只為不錯過任何一課 日夜只能為下一頓飯苦惱不已,五姊弟看似一無所有,但孩子最重要的資產,就是希望,慶幸姊姊查美在重重難關下,依然心存希望。她對我們說,她渴望擁有一隻手錶,我本以為是因為她的同學有一隻精美的手錶,讓她羨慕不已,一問之下才發現,原來因家裡沒有時鐘,她害怕會錯過上學的時間,才希望擁有一隻手錶,確保她每天都能準時上學。 查美特別喜歡數學,雖然中學離家十公里,但她仍然希望將來可以升讀中學。 查美希望將來成為一位老師,但在她身處的臘塔納基里省,女孩追夢其實難如登天。因為這裡的童婚率高達59%,換句話說,每十個兒童便有六個會於18歲前結婚,繼而輟學,而貧窮正正是幕後元兇。查美會否在這幾年,成為其中一個童婚女孩呢?這正是我擔心亦不願看到的事。 國際培幼會於當地成立「女孩天地」,讓不同人士合力打擊童婚。 培幼會於當地學校派發膳食,確保孩子獲得足夠營養,並以此吸引孩子上學,降低輟學率。 面對查美的境況,我清楚知道,多給弟弟一件蛋糕,或送一隻手錶給查美,亦未能改寫這一家的命運,只有確保社區裡的孩子都能接受教育,才能為孩子開創一個美好將來。而培幼會近年於查美居住的社區開展工作,致力幫助兒童改善生活,接受教育。工作包括為兒童興建學校及水利設施、提供獎學金、協助村民改善農耕技術,以及推動反童婚的工作,教育女童認識童婚的禍害。 您可以支持國際培幼會「助養兒童計劃」,幫助如查美和拿里的貧苦孩子,改善生活,並推動社區的長遠發展,讓孩子可以勇敢追夢,開展璀璨人生。 相片鳴謝:義務攝影師曾永楷先生

不一樣的柬國老師 單手撐起半邊天

在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影《我的破嗝Miss》中,患有妥瑞症的印度女孩拉娜,即使受身體抽搐及不斷打嗝的症狀困擾,遭旁人白眼,依然無阻她奮力追夢,成為一位受學生愛戴的好老師。而在毗鄰的柬埔寨,也有一位自出生就只得一隻手的女孩,在資源匱乏及受身體所限的環境下,堅持不認命不放棄的信念,在偏鄉之間春風化雨,只為讓更多孩子走出貧窮厄運。 幸得媽媽不離不棄 成就樂觀的她 出發前往柬埔寨前,我正閱讀天生沒有四肢的力克.胡哲所撰寫的自傳《人生不設限》,知道他兒時飽受歧視及欺凌,想像24歲的單手少女雅圖(Tort)同樣遭遇這些情況,嚐盡苦頭,但與她初次見面,她的樂觀積極瞬間打破我的一切想像。這個成長於柬埔寨暹粒一條小村莊的女孩,自出生就與七個兄弟姊妹長得不一樣,媽媽Kheny相信是因為懷著女兒時,時常因頭痛而服止痛藥,加上居所與醫院距離太遠而從未進行產檢所致。 作為兩子之母,我深深體會她既愧疚又心疼女兒的複雜心情,所以多年來她一直護女心切,擔心女兒的前路之餘,在別人用奇異目光看待女兒,甚至指其缺陷是一個詛咒時,Kheny更是第一個挺身而出大喊:「這不是她的錯!」,媽媽的態度亦成為雅圖在跌跌碰碰的成長路上最強大的後盾,讓她不論遇到怎樣的難關,聽到怎樣的閒言閒語,一覺醒來,她又繼續靠著一隻手,譜寫精彩的下一頁。 雅圖從不自怨自艾,臉上總是掛著燦爛笑容。 慶幸父母不離不棄,讓她有勇氣追尋自己想要的人生。 社區教育消除歧視 領會「生而平等」 除了得到媽媽的支持,自2005年成為國際培幼會的助養兒童,雅圖更感受到來自德國的助養父母越洋的一份溫暖,她的生命亦變得不一樣。在助養之初雅圖就收到助養父母寄來的信,信中表達「我們很高興可以有一個在柬埔寨的孩子」,雅圖感到前所未有的被重視。此外,我亦發現培幼會設立的「兒童天地」,為雅圖建立一個安全快樂的成長環境,因為她與社區的其他孩子透過不同的活動,學會保護自己、尊重他人及兒童權益的相關議題,致力消除歧視。 培幼會亦於當地興建學校及提供獎學金,讓更多孩子接受教育,改寫命運,更於社區設立健康中心,同時改善食水設備,為社區提供清潔食水,從多方面提升孩子及其家人的生活質素。 2005年雅圖獲助養,並收到助養者的信件,她一直珍藏至今。 放牛不忘讀書 只為扶助更多貧童 一直以務農為生的Kheny與丈夫從未上學,卻堅持讓所有孩子上學讀書,雅圖亦不例外。她對學習的堅持,更讓媽媽十分動容,「即使她要幫家裡放牛,也會帶著課本去,而她亦是眾多兄弟姊妹中唯一沒有輟學並順利畢業的」,Kheny欣慰地說。 住在高腳屋的雅圖一家以務農為生,她堅持不懈,力求打破宿命。 「我們無法改變過去,但我們可以改變將來」,這是雅圖一直堅守的座右銘,而她努力改變的,不只是自己的將來,更是很多柬埔寨孩子的未來,因為已升讀大學一年級的她,立志成為老師,現時在一間小學教授高棉語,並於圖書館為學生說故事,鼓勵課外閱讀,閒時更會到一間非牟利機構為貧苦孩子義務教授英文,雅圖更盼望將來學有所成,可以到高中任教英文,以單手編織更多孩子的夢想。 雅圖於社區一間小學的圖書館為孩子說故事。 現時她於非牟利機構為貧苦孩子義務教授英文,希望孩子跟她一樣,以知識改變命運。 還記得當年雅圖的身體缺陷被視為一個詛咒,今天她卻是家裡最堅毅、學歷最高,且對社區貢獻良多的一個孩子,實在教我感動不已。而在我與雅圖道別之際,我更看到她自如地在泥濘不堪的路上以單手駕著摩托車的一幕,更是讓我鼻子一酸,忍不住抱抱她,對她說了一句「I love you」,此刻我才首次看到,這個堅毅女孩眼眸裡的一絲淚光,但願將來不論遇上怎樣的挑戰,她依然掛著那熟悉的笑容,走向屬於她的康莊大道。 我將天生沒有四肢的力克.胡哲所撰寫的自傳《人生不設限》介紹給雅圖,之後亦將英文版本寄送給她,但願她能看見生命的無限可能。 雅圖單手駕著摩托車的一幕,讓我十分難忘。 您可以支持國際培幼會「助養女孩」計劃,推動孩子所在社區的長遠發展,讓更多女孩可以像雅圖一樣,繼續接受教育,勇敢追夢,開展璀璨人生。...
Read More

一句話摧毀一生 貧苦女孩月經之痛烙印心底

上月初,一個14歲的肯尼亞小女孩自殺了。 那天她來了月經,不小心沾污了裙子,老師在一眾同學面前說她很「骯髒」並罰她立即離開課室,女孩驚慌不已。 當天傍晚,女孩在母親外出打水的時候輕生了,女孩就是因為月經而結束了短暫的一生。 事實上,世界各地的女孩都面對着不同的月經問題,例如不少香港女生於求學時期都有過尷尬地遮掩校服裙血漬,又或是羞澀地問鄰座女同學借衛生巾的經歷;在發展中國家則有女孩連衛生用品都買不起。 上月中,我深入柬埔寨偏遠地區臘塔納基里省,探討當地女孩面對的問題,除早婚、童工、失學等問題外,月經問題也是一大重心。

柬埔寨女孩遊走夢想與現實之間 從不一樣的角度看童婚問題

多年來,我不時都會到發展中國家探訪,了解當地孩子,尤其是女童所面對的困境,並將議題帶回香港,喚起更多人的關注。當中,童婚近乎是個必然遇到的問題。在香港,社會上不乏講述童婚如何摧毀女孩夢想的故事,每個都讓人痛心;然而,角度都比較單一,多歸咎於兒童和家長缺乏教育、盲目跟從傳統習俗,但現實總比想像更多變、更複雜;今趟就讓我帶大家從家庭勞動力與入贅文化的角度看一個童婚的故事。

盧旺達女孩以頭運磚 每天只賺港幣$2.6?

盧旺達,非洲大陸上的「千丘之國」,埋藏著我們難以想像的大屠殺歷史及超過17萬名難民的故事。2018年10月,培幼會總幹事蕭美娟(Kanie)和大使劉心悠踏足這個九千多公里以外的國度,深入當地貧困村落,了解盧旺達女孩長年面臨的困境。

聖誕送上「希望之禮」 助困苦孩子開心上學

聖誕節將到,相信大家已開始準備禮物給親朋好友,分享佳節喜悅。希望您也可以為遠方困苦孩子送上由國際培幼會精心挑選的「希望之禮」,將祝福傳遞給他們! 校園空間不足 孩子無奈輟學 國際培幼會(香港)總幹事蕭美娟(Kanie)早前到柬埔寨偏遠地區探訪一所小學,發現近180名學生需輪流在兩個小課室上課,空間嚴重不足:三年級學生要到社區會堂上課,如有社區會議,學生就要停課;而五年級學生則要到八公里外的小學升讀小六,因路途遙遠,很多父母無奈讓孩子輟學。   近180名學生需要分為上下午班,輪流在兩個小課室上課 此外,校園的設施十分殘舊,課室內的白板破了一個大洞,衛生及水利設施亦匱乏。全校師生要共用一個洗手間,水井也只得10米深,供量不足,所提供的水大多混有污泥。 白板破爛不堪,導致孩子學習受阻,更有可能令孩子受傷。 全校師生需共用一個衛生欠佳的廁所。   培幼會希望為這班柬埔寨小朋友建造有六間班房的新校舍,並提供書桌椅、課堂用品、教學用具等「希望之禮」,以及設置獨立間隔洗手間和水井,讓孩子繼續開心上學讀書。 希望大家為親友準備聖誕禮物的時候,也能為困苦孩子送上一份禮物,在黑暗中為他們帶來希望!大家除了可以個人名義送出禮物,亦可以親友名義送出禮物,並且利用網站功能,傳送電子心意卡給親友,或在Facebook與親友分享助人的喜悅。   您亦可選擇以每月港幣240元(即每天港幣八元)助養一名兒童,透過醫療、居所環境、教育、持續生計等方面,長遠幫助孩子及其社區脫貧自立。   *由於網上捐款平台設有港幣 5000元的捐款上限,若捐款超出捐款上限,您可以劃線支票(抬頭請付「國際培幼會有限公司」)或銀行轉賬(滙豐銀行戶口 #640-068292-838)捐款。如有任何查詢,請致電 3405-5305或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與捐款者服務部聯絡。   匯報...
Read More

性暴力、嬰兒夭折、失學 童婚女孩不應承受的痛

對香港孩子而言,美好的校園生活是如此理所當然,可知道這卻是柬埔寨女孩從未想像過的畫面?因為貧窮、文化習俗等原因,有些柬埔寨女孩不得不早早踏上童婚路,繼而面臨失學、懷孕危機及遭受暴力對待的巨大威脅。 在八月底,國際培幼會總幹事蕭美娟(Kanie)前往柬埔寨探訪,認識了三位早婚的女孩,深入了解童婚所帶來的深遠禍害。 老夫少妻 飽受暴力對待 女孩過早踏入婚姻,往往較為容易遭受丈夫的暴力,甚或性暴力對待。甘鈴於14歲下嫁比她大23年、有過兩段婚姻的丈夫。婚後,疑心極重的丈夫擔心甘鈴與其他男人親近,經常對她施虐,更於白天強行與她發生性行為,令甘鈴時刻活在恐懼當中。 甘鈴忍受不了丈夫的暴力對待,決定離開他。她盼望能接受教育,重過新生。 早婚懷孕 痛失初生女兒 16歲的柏蘭很喜歡上學,但礙於家境貧困,她於三年前輟學結婚,之後亦懷上女兒。因最近的醫療中心離家實在太遠,柏蘭懷孕後一直未有接受產前檢查,其後在家分娩,誕下七個月大的女兒,可惜女兒因早產而夭折。早孕令她的身體變得虛弱,喪女之痛更為她的心靈烙下永不磨滅的印記。 女兒早產夭折,令柏蘭身心受創。 14歲披嫁衣 粉碎上學夢 莎朗的媽媽三年前因病離世,本應是經濟支柱的爸爸決心離開家庭,更在莎朗苦苦哀求他留下來時,直指家人是他的負累,把照顧家庭的責任丟給年紀小小的莎朗。 莎朗並沒有放棄自己,她邊工作邊讀書,堅持了兩年。可是現實迫人,她唯有輟學結婚,盼望有個男人可以照顧其家庭。現在二人育有四個月大的女兒,生活仍是足襟見肘。 莎朗曾努力爭取接受教育,最終還是要向現實低頭,走上童婚之路。 終止無數女孩噩夢 為打擊童婚,培幼會於當地成立「兒童小組」,邀請老師、警察及村民定期與兒童及青年會面,商討社區中的輟學及童婚問題並作出對策,同時致力加強避孕及生育健康教育,以及相關育兒知識,希望藉此改變植根當地的錯誤觀念,避免更多悲劇上演。 「兒童小組」特別關注兒童及青年聲音,鼓勵他們就童婚及輟學問題互相交流,並發表意見。 過去十年,在各方的努力下,全球減少了約2,500萬宗童婚個案,當中以南亞地區最為顯著,童婚率由十年前的49%降至今天的30%。可惜,現時每年全球仍約有1,200萬女童在18歲前結婚。假若情況持續,預計到2030年,全球將新增1.5億名兒童新娘,童婚問題依然逼在眉睫。 助養女童  改變生命 童婚帶來的禍害是無可逆轉的,阻止童婚,為女童爭取教育機會,同時是為她們爭取公平對待,以及更多本來屬於她們的基本權利。 您的支持對女孩十分重要,只需每天付出港幣八元,便可助養一名女孩,幫助她改善生活,接受教育,避免走上童婚路,活出豐盛的人生!

尼泊爾15歲女孩被逼嫁給45歲陌生男人 失去夢想與尊嚴

在香港,大部分孩子都有父母疼愛,可以上學讀書,無憂無慮地享受童年時光。可知道,在一些發展中國家,因為貧窮、性別不平等、文化等原因,很多女孩卻被父母視為負擔,小小年紀就逼不得已輟學出嫁,無法決定自己的人生。早前,我到尼泊爾探訪,了解當地的童婚問題,亦希望為當地童婚女孩帶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