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r
mooncake_CN
Rohingya
Bonnie_CN
Charlene_CN
Nepal_Stephy_CN
mooncake_CN
Rohingya
Bonnie_CN
Charlene_CN
Nepal_Stephy_CN

Because I am a Girl

「愛‧女孩」行動

 

了解更多

One-off Projects Donate

一次性項目

 

了解更多

Gifts of Hope

希望之禮

 

了解更多

Rohingya

中文(繁体)

無血緣「父親」 圓窮小子留學夢

馬丁·路德·金有這樣一句名言:I have a dream(我有一個夢想)! 40多年前,我也有一個夢想,就是能升讀大學。奈何當時香港只有兩所大學,競爭激烈;若要出國留學,以當時的家庭條件,更若水中撈月!然而,在1974年8月,我卻能飛越太平洋到美國實現升讀大學的美夢!這是甚麼一回事呢?

契爺助我起跑

我有四兄弟姊妹,父親在我小學未畢業時便離世,一家五口的生活重擔全落在媽媽身上。媽媽目不識丁,只能做些粗活糊口,真是手停口停。記得當時小學的學費每月只是港幣兩元半,有時我都無能力支付。知道我家生活艱苦,校長便介紹我向培幼會尋求援助,這成為我人生的轉捩點。

 Edward(右一)幼年家境清貧,一家五口全靠媽媽做些粗活糊口。

中文(繁体)

幸遇16位美軍契爺 孤女黑暗歲月現希望

圖文:國際培幼會前受助人 方碧玉

40年代有套電影叫《天倫》,裏面有首插曲,部分歌詞我覺得跟我的身世很貼切:

人皆有父,翳我獨無?

人皆有母,翳我獨無?

白雲悠悠,江水東流;

小鳥歸去已無巢,兒欲歸去已無舟。

何處覓源頭,何處覓源頭。

兒欲歸去已無舟

為何我有這樣大的感觸呢?我叫李金蓮,過去幾十年都是用這名字,但原來我本姓方名碧玉,親生父母是內地北方人,當年為避戰亂逃難到香港。無奈在香港舉目無親,人生路不熟,言語亦不通。戰後初期香港百廢待興,工商業非常落後,父母眼見生活不保,惟有忍痛把襁褓中的嬰兒(當時我只有三個月大)送給一個李姓家庭,即我的養父母,希望我仍有一線生機。

從此,我就成為了李家的一份子,養父母亦從未隱瞞我的身世。親生父母則去了上海生活,自此我們再沒有重逢!

艱苦童年時

看來我真命苦,因養父母皆文盲,養母是二奶,養父長期只做散工糊口,收入不穩定,又要養兩頭家,一個月只回來幾天看望我們。當時婆婆68歲,弟弟只有七歲,有甚麼事發生真的叫天不應、叫地不聞。

中文(繁体)

異國師生愛心助養 改變一生的兩個機遇

圖文:國際培幼會前受助人 黎淑芳

50年代,爸爸媽媽帶著兩位哥哥,由內地逃難到香港,身上只有港幣十幾元和一張他們認為很貴重的棉被。父母在香港無依無靠,只能賣了棉被換錢,以在石硤尾木屋區居住及短暫維持生活。好景不常,那時石硤尾火災,家園盡毁,政府安排我們在京士柏山頂重建家園。及後,爸爸白天在市政局當清潔工人,晚上當小販,身兼兩職維持一家的生計。兩個哥哥白天上學,晚上需輪流跟爸爸一起工作,到深夜一、二時才回家,生活十分艱苦。

第一個機遇

到了60年代,我們家新增了家庭成員,一共有七兄弟姊妹。1964年,媽媽說我被國際培幼會選中成為助養兒童。好感恩,這是我比其他兄弟姊妹幸運之處,遇上了人生第一個機遇。

獲助養後,每月我可以得到港幣45元資助,生活得到大大改善,偶爾還能領取到不同的生活用品。培幼會不單幫助了我,全家都能受惠於助養計劃。

1968年小學畢業後,媽媽說沒錢再供我讀中學,我唯有去電子廠當小女工。每日放工,我都會經過一間夜校,心中總是希望能讀中學。和媽媽商量後,我決定用自己的工資支付學費,得已到夜校繼續學業。

第二個機遇

中文(繁体)

多國攜手捍衛女孩受教權

早前,參加七國集團峰會的國家宣佈,將籌措29億美元的資金,幫助女孩獲得教育及學習機會。各國亦簽訂宣言,支持為處於危急情況下的兒童提供教育,並尤其關注在動盪中變得更為弱勢的女孩(因其性別引致更多不公平對待)。此宣言和相關的項目投資將保障女孩接受教育的權利,讓她們有機會發揮潛能,成就夢想。

女孩遭販賣 慘被侵犯成孕

在尼泊爾,每年有逾8,000名女孩及婦女遭受販賣。她們有的被賣至境內其他城市,有的則被賣到印度或更遠的地方。

羅興亞女孩 失自由眼淚流

11歲的露娥和父母、兄長及姊姊住在一起。每天一大清早,露娥都會先到清真寺參拜和學習阿拉伯語。除此以外,她就只能呆在帳幕內,整天無所事事。

銘記助養情 茂波4度飛美謝恩

早前,金像影帝黃秋生透過互聯網尋親,終於找到兩位同父異母、身處異國的哥哥,十分感人。黃秋生談及這件事亦連說「Amazing(驚喜)」、「Impossible(不可能)」、「Miracle(奇跡)」。在小時候曾經接受培幼會助養服務的財政司司長陳茂波 (Paul) 原來也曾經歷過這種尋獲異國「親人」的驚喜。

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末,香港經濟尚未發展,社會資源匱乏。不少基層家庭的生活擔子沉重,只求有瓦遮頭、兩餐溫飽。Paul也是來自基層,從小在大坑西木屋區長大,六歲時透過培幼會得到遠在美國的助養人Mr Bruce Brown助養,每月獲得數美元資助。「對於那時候的家庭來說,這是很大的幫助,不只幫到我自己,還幫助到我整個家庭。」如今Paul憶起往事,仍滿懷感激。

Paul幼年家境清貧,幸透過培幼會獲得助養人助養,得以改善生活和學習環境。

出身清貧 幸獲助養

中文(繁体)

1,200名女性支持「『愛.女孩』起跑!」

國際培幼會(香港)與女性雜誌Cosmopolitan於4月29日合辦第二屆「『愛.女孩』起跑!」慈善跑,近1,200名女性報名參與10.11公里或3公里跑,籌款幫助發展中國家女孩爭取權益及公義。

尼泊爾震後三年 恢復生計

2015年4月25日,尼泊爾發生黎克特制7.8級大地震,造成近9, 000人死亡,22,000人受傷,當地經濟亦遭受重創。
中文(繁体)

Pages

Subscribe to Plan International Hong Kong RSS